查看: 7674|回复: 0

山丹军马场——中国的皇家马场【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4 11: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废墟,草原,森林,长城,俊马,丝绸之路,河西走廊,甘肃山丹----历史从这里出发,想象从这里开始,自由在这里飞翔。

一直想写一些关于马的文章,说到马,必须说山丹军马场。

在河西走廊中部,皑皑祁连山和巍巍焉支山环抱着一片碧绿丰茂的草原,这就是亚洲最大的马场——山丹军马场。
山丹军马场地跨北纬37°42′30〃——38°21′,东经100°53′——101°29′30〃,这里地势平坦,土地肥沃,牧草丰美,农牧皆宜,是历代屯兵养马的重要场所,自古是皇家养马场。

山丹马场历史悠久,史志典籍多有记载。秦,场境为月氏游牧地;西汉文帝三至四年(公元前177年~前176年),月氏被匈奴击败,西迁,场境属匈奴浑邪王地;西汉元狩二年(前121年),霍去病为骠骑将军,过焉支山千余里,即在汉阳大草滩(今山丹军马场大马营草原)屯兵养马;而后自魏晋至隋唐,大马营草滩一直是重要的牧马场所。据《甘肃通志稿》记载,包括大马营草原在内的祁连大草滩,在唐代养马业鼎盛时期养马7万匹以上。清嘉庆六年(1801年),大马营草滩孽生马1.8万余匹。至晚清时,时局衰微,大马营草滩仍有马数百匹。中华民国8年(1919年),政府派人经管马场,并于次年定名为甘肃种马牧场。后因战事频繁,马场历经浮沉,于1929年沦为马步芳、马步青兄弟的私人牧场。直至1940年,才复归中央政府经管,几经周折,组建为山丹军牧场。

1949年9月21日,中国任命解放军正式接管山丹军牧场,从此走向了辉煌之路。新中国成立50多年来,山丹军马场为国防事业和地方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时值今日,“骡马时代”已经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机械化时代”,马逐步退出战争舞台,更多的是在休闲体育运动竞技比赛中扮演重要角色。山丹军马场于2002年底脱离军管(由中牧集团管理),才从封闭的状态走出来,她的风姿才渐渐展现世人面前。

市井的喧嚣已使疲惫的身心不堪重负,何不偷闲几日,洗刷往日的烦恼,寻找悠然之境地。此悠然之境地须有青山绿水,须有草原高山,显然山丹军马场是个非常好的选择,如果你会骑马,那就是你和马的王国。你可以策马狂奔在草原上,可以饮马于恬静的湖泊,可以驱马祁连山进行探险,更可以每时每刻地与马儿交流,从而得到最大的身心享受。

7月22日早7:00从兰州出发去山丹军马场,四人坐在朋友的普桑上略显拥挤。为了节约费用,没有走高速公路。一路欢声笑语,一路景致不断。我们追随前人留下的丝绸之路,进入河西走廊。路边的民居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残破,两间土石垒起的平房外面是种着柿子树的院子,树上接满了青青的柿子,被灌木围起的院子旁边是被灌木围起的牲口房,只有几只嚒嚒叫的山羊仿佛告诉我们这里住民的忙碌!路的两旁,渠路林田纵横交错之间,黄色的油菜花、绿色的青稞苗和紫色的苜蓿花融合成一幅巨型的油画。

山路就在连绵的话题里走了过去,1000多公里的路,像铺满了声音的一条声道。河西走廊默默地听过多少人的话?它听了多少年了?

记得看过的一部美国西部电影《奔腾时代》中说过:“有俊马的地方就有梦想,这里是终点但不是结束,而是未来梦想的起点。”当到达山丹军马场总部所在地——大马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天气很热,我们找到了军马场办公室范主任,他是一个非常豪爽热情的西北汉子,与他握手时感觉他的手非常有力,脸上红黑色的皮肤感觉略显羞涩。大马营的房子大部分都是80年代的建筑,最高建筑是军马场招待所——一栋四层楼的红色老房子。大马营给人感觉有一些破旧和萧条,街上的行人很少,几乎没有一家餐馆,我们发现的唯一一家面馆外面也闲挂着停业的字样。

这与我心目中的印象相去甚远……

7月24日早,我们出发去二场马四队(据范主任介绍马场大部分好马都在二场马四队)。太阳滋烤大地,空气沉闷,车轮压过茂密的青草发出沙沙的响声,经过残破的明长城,经过寂静的小村庄、经过郁郁葱葱的青稞地,经过金黄的油菜花地,经过“阿尔卑斯山的森林”……

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些东西悄悄地生长起来。是先秦之前的追忆,是匈奴、月氏、乌孙的仇杀,是霍去病屯兵养马的喧嚣,还是祁连山的迷惘。我无法确定!

到达二场马四队已是中午,我第一个冲下车,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清风,夹杂着羊膳和青草的味道,让人鼻子痒痒的,但又觉得很舒服。周队长是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中等个,常年抽烟造成一口的黄牙,两鬓已有白发,消瘦的脸庞衬得下巴很尖,穿着一件旧军装,就象从电影“牧马人”中走出来的角色。周队长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可能这与老吴的名声有关。下午他特别召集了马四队的马术队(飞鹰队)为我们进行花样马术表演。草原上顿时热闹起来,草原上男女老少熙熙攘攘,飞鹰旗在风中猎猎做响,搀杂在人欢马叫声中,一派草原上的节日景象。我、YAYA、老吴(江苏马术队教练吴舒里)、MIMI怀着激动的心情不停地拍照,只见体形匀称,粗壮结实,雄健骠悍的山丹马在在骑手的调较下显得很温顺,任由马术队员在它们背上做各种动作。一会儿蹬里藏身、一会儿铁板桥、一会儿鹞子翻身、一会儿一脉冲天、一会儿马上飞燕……,看的我们眼花缭乱。

当我从花样马术表演中回过神,才发现我们所处的草原被周围的群山包围,近处是焉支山,焉支山又名胭脂山、大黄山,因古时盛产红兰花,采其汁加入油脂,可做胭脂,因此得名胭脂山。山上山丹花漫山红透,竞相怒放,争奇斗妍,仿佛像一位热情的姑娘打扮的花枝招展,迎接着远方贵客的到来。在我印象中,焉支山像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符号,点缀在文字纵密的典籍当中,只有从匈奴人发出"失我胭脂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繁息"的感慨中才使焉支山透露出一种悲怆和无奈的意味。对于匈奴,焉支山刻下了太多的美好记忆,对于中华民族,焉支山却见证了匈奴人消失在中华版图上的巨大遗憾!穿过平坦的草原,远处是巍峨的祁连山,山腰呈现蓝黑色,山尖上的白雪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冷光。祁连山沉稳无语,冷峻得没有一丝笑容。他冷穆的外表,很容易让人相信在那里空间是广袤的,时间却是凝止的。不知什么缘故,连绵1000公里、海拔5000米上下的祁连山,在我心中一直模糊地象征着什么,提起他我便不免有异样的心情。可能是地域的神秘、可能是历史的沧桑、也可能是无限的联想……

吃完晚饭,随意走在草原上,呼吸青草的芳香,体会草原的柔情,看看天边火红的晚霞。远处迟归的牧人在光的逆射下形成一个个黑黑的剪影,在漆黑的祁连山脚下,诉说着亲人的等待。一群急驰而过的马群踏碎了飘浮在空中若有若无的马头琴声。坐在院子的墙头,看见三两孩光着脚丫童欢乐足球,不禁想起中国足球的悲哀。扭过头,发现归厩的马群正在吃料,它们当中有的不时欢快的刨前蹄,有的不时仰头欢呼,有的从一个槽跳到另一个槽吃料……。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马吃料,我不禁沉浸在漫无边际的思绪中,仿佛自己就是马儿,一匹正在养精蓄锐的马儿,一匹飞翔的马儿,一匹奔驰在时空中的马儿!

灰鸽色的天空泛起大片的火烧云,远方的祁连山散发着难以名状的神秘,这一切让大家格外安静,是被震住了,兴奋的心情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

晚上和老吴睡在空荡荡的仓库,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睡。寒冷的风不断从没有玻璃的窗户中灌进房间,发出呜呜的呼鸣;垫在地上的羊皮褥子散发出浓郁的膳味,不停地刺激着呼吸;密封很严的木乃伊式睡袋束缚着身体,感觉很闷;无法想象老吴的呼噜声是如此巨大,真让人担心会吵醒已经沉睡的祁连山。

我一直在一种莫名的兴奋状态中无法沉睡,辗转反侧。看看表,已经5:00,于是打开头灯,轻声穿上衣服,拿上摄影包信步马四队的周围。

此时第一缕阳光还隐藏在黑暗的山颠中,没有人山人海,没有喧闹,空气中弥漫着寂静,呈现出一种神秘气氛,我在隐隐约约中听见了哭声、喊声和金戈铁马的嘶杀声。顺着这种感应我盲目的奔走在荒草中,草是铁黑色,很远的伸向东方。走着走着,一些高挑的草在风神的感昭下忽然获得了灵魂,艳丽地渗出深沉的鲜血。我抬头看前面的祁连山,黎明像一头孤独的狼走了过来!

太阳初升,祁连山露出壮丽的景色。祁连山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山中的河谷和洼地,海拔平均3000多米;而浪峰般的高山顶则在4000至5000米之上。那里空气稀薄,气候寒冷多变,大部分地区仍保持着原始的自然状态。

我们备好了马和行李,老吴坚定的说:“出发”!

阳光从后面照射过来,显得他的脸阴暗而又深邃,老吴身上有许多伤疤,这些无人知道的秘密伤疤在他身上留下深刻的神秘和恐怖。掉转马头,阳光照在他高高的额头上,他的眼睛燃烧着一种狂热的火焰,说话就像低沉的狮子吼叫。他整个儿看起来不像一个老人,活脱脱一个神采奕奕的恶魔,尤其当我想象他骑马走中国可能发生的事情时,只有恶魔才能够从容征服那险恶的困境。

我们穿行在大马营草原上,草原是在胭脂山和祁连山之间的盆地中,由于常年军管,草原不曾被破坏,地上的植被有一尺多厚,丝毫不用担心人从马背上坠下会被摔伤。在我们的左边是色彩斑斓的胭脂山,她就像一位身穿奇幻色彩服装的仙子,深情地邀望着强大高俊的祁连山。这时从祁连山上飘来一朵长云,那云彩上的罗刹骑着金骏马,挥动着手中的大旗,豆大的冰雹变成了他的慧泽。不断有冰雹落在我的头上,很快就掉到地上溶化了,每一粒冰雹代表一颗星辰,我们只不过是浩瀚无涯的宇宙中的一微小微粒罢了。

一阵风吹过来,有人看见太阳神骑着一条七彩金龙,身披美观奇妙的银甲,把连绵1000公里的祁连山脉照耀得无比灿烂。我们穿过金黄的油菜花地、穿过紫色的苜蓿花地、穿过奔腾的冰河、穿过干涸的河道、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穿过古冰川冰碛地、穿过野兽出没的峡谷,我们摸索着贴近祁连山,以为可以触摸到他的脉搏。寂静、虚无、时间从我们身边悄悄走过,后来我们看见野兽的枯骨、看见匈奴、月氏和乌孙迁徙的血泪、看见霍去病屯兵养马的喧嚣、看见残破的明长城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看见西路红军鏖战祁连壮烈场面、看见新中国培育的战马(山丹马)欢快的奔腾……

不经意的一瞥,目光定位在一座绿色小山上。我们惊诧眼前的小山包,她坐落在已经干涸很久的河道边,四面都呈现三角形的几何图形,对,像金字塔。“金字塔”的边上分明有一可菩提树,树下有一个佛陀对我们招手,说:“你能走到世界尽头,我给你甘露。”,然后挥挥手,化成清烟消失在这大千世界。于是我们敬畏它的神秘和魔咒,虽然无法确定它是否是真正的金字塔,也无法确定里面是否有真有神灵。

据道光十五年修《山丹县志》载:"我朝康熙元年,黠羌数百帐,恋大草滩水草之饶,力求驻牧。大司马往会境上,自晨至日中,争持不决。时靖逆候张勇在旁室……喝殿而出,大司马等皆起。羌使询译者,知为公,大惊,匍伏趋前曰:'唯公命。'公厉声曰:'大草滩,内地,非取之尔,尔安得请?国家遇尔厚,即无所惜,吾边臣也,虽尺寸之土,可弃乎?'皆色沮谢过而退,事遂已。公因设永固协营,筑八寨,守望益严。"历史上各朝代的统治者都是用筑城设防的办法来阻止大马营周边游牧部落的企图的。平羌口的名字可能就与汉族将羌族赶出大马营草原有关吧。

漫步在这丰富多彩的路上,注定要经历风雨。平羌口西侧,黄土夹石片夯筑而成、已经残破的汉代烽火台就是见证。天色已晚,我们就地安营扎宅、埋锅造饭。平羌口海拔3700米,既是峭壁兀立、峰回路转的峡谷,又是林木苍郁、遮天障目的原始森林区,又是天然草愿。于是乎便见两岸斜崖上的硕松伟杉,驰张着粗壮的枝桠,交臂横亘。峡谷中间有一条娴静,带着几分腼腆,几分羞涩的小河,河的名字无法考究,河的两岸满是赭赫色的山石,河水很冷,是山上刚化的雪水,她要流到哪里去了呢?

晚上风很大,吹的帐篷哗啦啦直响,帐篷内温度很低,估计只有4度左右,我躺在睡袋中感觉有些冷,于是起来将所有衣物脱光,重新钻进睡袋后却有感觉到燥热。

忽然间记起《神曲》的一句话——“从我,是进入悲惨之城的道路”,在这黑暗的野外我的灵魂在飘荡。远处突然发生雷鸣,蓝色的闪电似乎要劈开我的身躯,但我的思想依然如故,我摸索着前进,浑身粘满了前人的鲜血,我发现自己正在一条血河中逆流而上,无边无际的尸体都漂浮在水面上,两岸的山上挂满着哭泣的瀑布,恐惧和压力让我感受不到自由的空气,前面的路还有多远?(作者:彭小燕 国家级马术裁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