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绝对非洲

2012-2-23 09:05|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2年2月刊

摘要: 非洲,荒蛮而生机勃勃;有狮子、猎豹、鬣狗、鳄鱼以及长着巨大獠牙的疣猪。任何精彩,当可以选择道听途说或者亲身经历的时候,翁布、浪李飞和我选择了后者。接受朋友伊莫(Immo)的邀请,我们一道踏上了前往非洲的飞 ...
纳米比亚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Namibia)位于非洲西南部,北靠安哥拉和赞比亚,东连博茨瓦纳,南接南非,原称西南非洲,历史上曾长期遭受殖民统治。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纳米比亚终于在1990 年3月21日赢得了独立,成为非洲大陆最后一个获得民族独立的国家。独立后,纳米比亚政府十分重视环境和自然资源的保护,将可持续利用野生资源写入宪法。全国约15.5% 的土地被列为国家公园或自然保护区,各种珍稀和濒危动物因此得以保护。




走进非洲

1999 年,纳米比亚环境与旅游部成立纳米比亚野生动物娱乐有限公司,使所有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实行企业化管理,以便更好地开发、利用和保护野生资源。由于丛林、草原可承载的野生动物数量有限,所以纳米比亚政府每年都有计划地狩猎一定数量的野生动物,并将这一活动开发成面向国际市场的狩猎旅游项目,但对于被狩猎的野生动物种类、数量、性别、年龄有着详细的规定。能在非洲大陆上骑马打猎,这是我们不远千里飞奔而来的源动力,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激动人心的了。

当我们第一步踏上非洲时,没有见到辽阔大地的欣喜,而是发现非常需要棉袄。地处南半球的纳米比亚,冬天昼夜温差很大,虽然伊莫反复提醒我们要带御寒的衣物,但事先我们查询到当地白天最高气温达到26-27度,无非和夏季的内蒙草原差不多,仗着自己在国内练就的好体格,下飞机时根本不当回事,于是一身短衣裤的我们彻头彻尾地感受到了非洲的寒冷,但伊莫用热情的拥抱给了我们异乡的温暖。

伊莫,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拥有瑞士和纳米比亚双重国籍,他是优秀的心理学家,主攻戒毒青少年的心理康复科目。伊莫在纳米比亚首都温都和克北部有一个大农场,总面积54.8平方公里。在农场中有无边无际的灌木丛林,植物为了应对高温少雨的干旱环境,全部都长着尖刺。伊莫在这里除了养一些牛和羊外,就没有与农业有关的内容了,这里对于伊莫来说,是非营业的私人产业。伊莫的收入主要还是来源于戒毒康复中心,每年都会有从德国、瑞士等地送来的病患。所以偌大的农场就是野生动物的天堂,或者说,纳米比亚对野生动物的保护让这个国家的人们对于动物有一种不可替代的责任。

对于我们这些骑马爱好者来说,伊莫农场那30 多匹马自然备受瞩目。据说这里一部分是温血马,一部分是阿拉伯马,另一些则是有着北非血统的柏布马(Barb)。这些马体型中等,身材结实漂亮,皮肤比较干燥,而且性情稳定便于操控。在使用上,伊莫并不重视马的血统,也没有给马做技能方面的训练,因为这些马的最大用途就是与朋友野外骑乘游玩,所以在厩养的同时也在丛林中自由放牧。这些马还有另一个用途,就是用于康复中心内的病患治疗。戒毒康复治疗的手段之一就是与动物接触,其中包括打理马房,给马添饲喂水,给马洗澡。马对人非常亲和、温顺,从心理治疗方面讲,很容易让心理受了创伤的人与之接触,这些对外界有着抵触情绪的病人与动物交流起来要比与人交流容易许多。




骑马与打猎

第二天,伊莫就带着我们骑马出游了,但仅限于农场边缘开辟出来的小路。丛林是没法穿越的,除非我们穿着铠甲,才能应付每棵灌木上长长的尖刺。非洲的生存环境十分恶劣,连植物都武装到了根部。走着走着就能听到不远处有响动,但你根本来不及看清是什么动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使遇到猛兽,在没有把它逼到无路可退的时候,它也不会主动攻击你,而是选择退避三舍。

冬天的非洲草原上是漫天的荒草枯树,偶尔,旁边“扑棱棱”飞起一只被我们惊动的珍珠鸡;刚刚一转弯,就看见转角羚羊快速地飞奔远去;时而又飞过几只犀鸟,不远处还大摇大摆地移动着疣猪一家四口(一母三小)。骑行在非洲丛林里,与野生动物共处同一小片蓝天下,还能时不时地放个小绷子奔跑一阵,此时的心情特别自在。

非洲的冬天,太阳落山的速度比猎豹跑得还快。红霞满天中我们回到了营地,刚下马,天几乎就全黑了。农场里除了康复中心的7、8 个教师和医生之外,还有几个工人,我们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把炭火烤架准备妥当。

今天的晚餐是烤牛排就着Amarula(一种南非甜酒),佳肴让营地四散弥漫着浓郁的香气,引来远处豺狗桀桀的叫声,忽东忽西,听着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刺激。

满是兴奋,让我在营地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依稀看见伊莫起得很早,我也爬了起来。喝过味道不怎么样的咖啡后,我走出房门,去迎接非洲的朝阳。这里看不见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却看得见纳米比亚丛林梢头的红日。伴着晨日渐起,漫天绯红,各种小鸟开始叽叽喳喳,清冷的空气带来干燥的风,我已经陶醉在这非洲的早晨里了。

这时伊莫请我们帮忙把牛赶到另一个围栏里,大家义不容辞。4个人、4匹马,40多头大小蛮牛,让它们成群结队起来可真是不容易。其中不乏二牛相争、老牛偷懒、母牛逃窜等等插曲。尤其是一头带孕的跛脚母牛,那么低的围栏,这头800 多斤重的蛮牛竟然能钻过去逃进丛林。当我拴好马,费力地爬过铁丝围栏时去追它时,60 岁的伊莫竟然是从马的外手直接翻身跃过围栏,去截堵那头落跑的母牛。真是让我惭愧,连大我十几岁的伊莫都比不上。




在骑马饱览了景色之后,我们准备去打猎了。打猎形式大概可以分为:蹲守、开车游猎、徒步狩猎几种。徒步狩猎,在第二天因看到剑羚而下车跟踪一段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尝试。剑羚的速度快得难以想象,翁布和浪李飞在徒步丛林后也只能踩着进去的脚印赶紧退了回来,迷路、缺水在短短的1 个小时里都相继出现了。猎人绝对不是大众型职业。

接着,我们采取了蹲守的狩猎方式。在动物们的饮水点旁矗立着一个高脚瞭望塔,我们就守候在上面。在我们内心深处,等待的是那比蒙古马还大的剑羚与转角羚。蹲守很枯燥,不能大声说话,不能让相机的快门出声,不能大幅度挠痒,睡觉还不能打呼噜。总之,最好就是一动不动地傻等。除了等待,还是等待,从太阳初升,到晚霞漫天,总有各种不能打的理由,一直等到了我们返回营地的时间。伊莫说这就是打猎,有时一小时之内可以有两三次抓捕的机会,有时两三天只能看见鹦鹉吵架、斑鸠恋爱。

但是,谁都不知道,什么会在半路等着我们……

回去的路上,我压低嗓门让伊莫倒车,敞篷吉普按原路倒了回来(不能熄火,一熄火动物就跑了),它就在那等着我,长长的獠牙,安静得好像没有呼吸。50米以内,我看见了它,它也看见了我。随着枪声,它跳了起来,钻入草丛。“下去看看吧。”伊莫招呼我们分头寻找,“顺血迹找。”伊莫指着地上说。“真是个大家伙。”每个人都发出了这样的轻叹。草丛里,一只硕大的疣猪龇着它粗大的獠牙躺在灌木丛中。我们磕磕绊绊地把它从丛林拖回吉普车上,100多斤的重量让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但是可以预见,今晚会有一顿丰盛肥美的晚餐。

传奇的伊莫

纳米比亚有严格的狩猎制度,比如必须有狩猎执照的人陪同前行,一个陪猎者最多带领两个人,一个团队最多只能有4 个人。年轻的雌性动物、幼崽、非洲的七大保护动物是不允许被狩猎的。在私人庄园里,跑进来的野生动物属于私人庄主所有,但是根本不会有人去伤害那些珍稀动物,伊莫更是如此。




伊莫是一个传奇的人。很多朋友说他长得像伊斯特伍德,他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伊莫是位优秀的心理学家,但他的儿子不幸染上了毒瘾,作为父亲他非常痛苦,帮助儿子进行了两年的封闭治疗。之后又在纳米比亚自己的庄园里专门开办了一个青少年戒毒康复中心,用以帮助世界各地的青少年戒掉毒品这个魔鬼。

伊莫开朗、幽默、亲和,非常有爱心。他有句名言:“动物是自由的”让人感触颇多。伊莫的农场在半野生状态下养着十几只猎豹,最初只有几只从野外捡回来的小豹孤儿,经过精心的照料和喂养以及不断繁殖壮大后到了目前的数量。那些由他照料养大的豹子,那些自然界最美丽、最迅捷、看起来那么冷酷迷人的猫科动物,在伊莫面前就像乖乖的小猫一样,撒娇耍赖,亲昵无比,看得人心生羡慕。有他在,豹子对我们也是千依百顺。我后来总结了一下,其实动物也会辨别人的眼神,你面对它从容不迫时,它也在心里认可你。

由此看出,伊莫非常注重环保,有人说,打猎杀生的人怎么会是环保主义者?其实说这种话就属于常识性错误。真正的好猎人不是杀戮者,他们知道什么动物在什么地方繁殖得过多或者过少,他们知道该在什么季节控制什么动物的数量。再可爱的动物一旦超过了自然环境的承受能力,就会对自然产生破坏力。这个时候,猎人会有选择地进行狩猎,维护物种之间的平衡。这才是对动物、对自然的热爱。

我们曾经和伊莫探讨要建立中国和纳米比亚私人性质的文化往来,要让更多的人能到中国骑马,让更多的中国人到非洲去看动物。但是,命运喜欢捉弄人,2011 年10 月5 日,对于伊莫,时间永远停止了。他在中国内蒙古境内遇到了车祸,那个爱说爱笑的老帅哥,那个耐心的猎手,那个对动物爱至骨髓里的好朋友,那个自费开办问题青少年戒毒心理康复中心的伊莫,魂归非洲了。

生在非洲、长在瑞士、求学德国、创业在纳米比亚、辞世于中国。伊莫的一生就像是一场旅行,行期整整60年。伊莫一生绝对称得上“传奇”二字,他是心理学家、孤幼动物救助者、福轮社会员、问题青年心理康复专家……太多的经历,太多的故事,让人心生神往之余,不禁抬头唏嘘。无论是在非洲丛林、还是在高等学府、无论是在奔驰的马背上、还是在飞驰的越野车中,微笑是他永远的表情,博爱是他一生的标注,而坚强的生命力似乎永远不会枯竭。但他还是走了,旅程结束在他自己的旅途中,他永远在路上,同时永远在我心中。每当想起非洲,我就会回忆起在那里度过的日子,就会分外怀念我的朋友——伊莫,安息!

(文、图/ 安涛)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