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行天下 查看内容

2015 西乌旗 30.5 公里草原大赛马

2022-5-27 14:40|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5年10月刊

摘要: 中国草原大赛马发起于 2005 年,地点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泌旗的天堂草原。由于从起点的成吉思汗嘹望山下到西乌珠穆沁旗巴拉嘎尔高勒镇主会场恰好是 30.5 公里的距离,“西乌珠穆沁旗 30.5 公里中国草原大赛马 ...


中国草原大赛马发起于 2005 年,地点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泌旗的天堂草原。由于从起点的成吉思汗嘹望山下到西乌珠穆沁旗巴拉嘎尔高勒镇主会场恰好是 30.5 公里的距离,“西乌珠穆沁旗 30.5 公里中国草原大赛马”便由此诞生了。

首届比赛以 206 匹马参加单场比赛,打破了 1939 年英国利物浦单场参赛 66 匹马的世界吉尼斯纪录,成为中国草原长距离赛马的第一品牌赛事。回顾这项已长达十年的赛事,其间,北京大马主——刘志方的阿拉伯马挑战失利印象最深,他的两匹马不到 20 公里先后因伤退赛;随后济南杨武庆的汗血宝马气势逼人,结果藏在草丛中的鼠洞和高低不平的草地让汗血马还没到冲刺阶段,便无奈放弃了战斗。

2013 年,总部设在北京的西部马术促进会派出 15 匹半血马前来挑战,结果只有一匹取得了第十名的不错成绩,经查,还是租借呼伦贝尔的一匹草原马;2015 年,北京金盾马术电视频道俱乐部选出三匹半血马参赛,这是第四次城市马向草原马发起的挑战。

2015 年 7 月,西乌珠穆沁草原风景秀丽,水草丰美。今年的 30.5 公里大赛马的赛道,由往年固定的西乌旗西边的成吉思汗瞭望山改到了东南方向的乌兰哈拉嘎苏木。西乌旗书记周金桩解释说:“我们希望把全国赛事与传统的牧民那达慕大会融为一体,把赛事的全国影响力和当地牧民幸福指数结合起来,寻找节省、高效、接地气的活动模式”。

为了适应新赛道,参赛马主们在比赛前一天就赶到了赛地。新赛道相比以往有了不小的变化,草地虽更辽阔但起伏更多,尤其在出发点就是一个很大的下坡,这不仅更难控制鸣枪后兴奋的赛马,造成比赛前半段过多耗费体力,对十岁以下的小骑手更是个严骏考验。

赛前,来自全国各地的马主和骑手陆续抵达,本赛有五对人马非常引人注目。首先是第一、二届蝉联冠军的呼伦贝尔马主——茫来,他己有六年未出山,是公认的草原耐力赛的王者。第二位是来自中国马都核心区锡林浩特市的白音希勒牧场的牧人——赵建平,他家里有四千多亩草场,养马、调教马是他最大的乐趣。2007 年他曾带两匹马参加比赛,其中一匹夺得冠军,另外一匹也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他还常去外蒙古参加比赛,经验丰富,奖牌也得了不少。他今年带来参赛的是一匹纯种蒙古马,体格粗壮,耐力惊人。第三位是“快马之乡”西苏旗的老汉格格日勒图的半血黑马,听说他是吊马高手,前年从北京森林牧场买了一匹难以驯服的半血马,苦练一年,即将亮相。第四位就是北京金盾马术频道俱乐部的三匹半血马,为了给马热身,十天前,马主王志刚就带着马匹和骑手们奔赴第二届中国马都大赛马赛场,并取得了第二届中国马都大赛马 3200米速度赛的冠军。这次前来挑战 30.5 公里大赛,他在马匹的选择和训练上都做了充分的准备。草原上地貌复杂,草地起伏大,还常有看不到的鼠洞,前几年前来挑战的半血马和阿拉伯马虽然起跑速度快,前半段占了优势,但最后都出现了大小伤情,被迫中途退赛,他希望改变这一切。第五位就是东道主西乌珠穆泌旗当地牧民的马,西乌旗是中国白马之乡,当地的乌珠穆沁马是蒙古马的核心类型,但遗憾的是,每次比赛当地马都能进前六名,却从未夺冠。

西乌旗旗长朝鲁说,我们期待夺冠,但我们首要的,是让中国第一品牌的中国草原大赛马保证公平、公正的品质。比赛地点在西乌旗,就会给当地带来巨大影响力,也促进了当地旅游业和马产业的发展,这比冠军更重要。

 7 月 17 日清晨,来自四面八方的骑手陆续抵达赛场。发令枪响,190 匹赛马奋力狂奔,哒哒的马蹄伴着小骑手的呼喊声响彻草原。在出发后的 5 公里处,当地牧民的 14 号蒙古马一直遥遥领先,紧随其后的是西苏旗和阿巴嘎的几匹马,茫来的 124 号马和赵建平的 17 号马位于中段。而王志刚的马出发有些晚了,和前面的马拉开了大约 600 多米的距离。起跑十公里后,一直领先的 14 号马,在极速中马蹄突然踩进鼠洞,身体向前猛的闪了一下,虽然骑手迅速拉正,但速度还是慢了下来。此时,来自“快马之乡”西苏旗的两匹 10 号和 11 号马已遥遥领先,哈巴嘎的130 号红马和 16 号花马紧随其后。领先的还有东道主西乌旗乌兰哈拉嘎的 9 号黑马。赵建平的 17 号开始加速,124 号芒来的黑马也紧追了上来。在最后精彩的五公里中,来自东道主西乌旗的蒙古黑马不甘示弱,一度领先,紧跟在 10 号和 11 号赛马之后,阿巴嘎的蒙古花马也开始冲刺。但最终,还是西苏旗马主格格日勒图的 10 号马问鼎冠军,他的11 号也位居亚军。第三名是阿巴嘎旗布达希拉图的 130 号蒙古红马,第四名是西乌旗阿木古楞的蒙古黑马,锡林浩特市赵建平的 17号黄马取得第五,呼伦贝尔芒来的 124 号黑马第六,阿巴嘎马主革命的 16 号花马第七,苏尼特左旗苏乙拉巴特的 137 号棕色马匹获得了第八名,阿巴嘎的阿木古楞红马获第九,获第十名的是西乌旗的布和巴特尔的红马。而来自北京金盾的 23 号 6 岁半血黑马取得了第三十二名,另外两匹半血马也进入了前50 名。北京城市马终于拿到了名次,因为比赛只取前 32 名的成绩。马主王志刚十分兴奋,在接受采访时说:草原小骑手,只有 20 公斤,我北京骑手是 50 公斤,如果我们能提前找到蒙古族小骑手,结果就会大不同。他表示,2016 年北京队一定要进入前十名。

冠军得主,西苏旗的格格日勒图非常开心,一边拉着马溜一边淳朴的说:“马争气,孩子也骑得好,两马相跟着,互相鼓气,这半血马就是快呀”! 这匹就是两年前西苏旗老汉在北京大兴森林马场购买的北京半血马。这足以说明城市半血马只要训练好,就一定有机会拿冠军!

赛后,呼伦贝尔的茫来遗憾地说到:“我的马加速晚了,它最后十公里能从三十位追到第六,说明马是有能力的。”比赛就是这样的不确定性,只有明年再来角逐了。赵建平也表示,前边速度太保守,后边拼命追,战术控制地不好!但他表示,虽然草原大赛马正在朝着马种改良出新型耐力马上发展,但本次比赛前十名中蒙古马还是比半血马多的。改良马的新类型,重要的是要系统训练,也应研究西方科学驯马的一些成功经验,但蒙古吊马技艺还是应该抓紧进行继承发展的。

不仅是吊马技艺要传承,传统的赛马方式也要很好的保护。蒙古族传统赛马的特点是从出发到终点一气呵成,而国际上流行的耐力赛标准,则是约每十公里左右要让马停下来量一下心跳,降到每分钟 64 跳之后,稍事休息,才可再次出发。

曾与很多蒙古族同胞谈起这一规则,他们完全不接受后者,这是因为蒙古人的传统赛马方法是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逐渐形成的传统。在辽阔的草原上,蒙古马的饲养方式是放养,而每户蒙古包之间的距离都相差几十公里,在这样的前提下,牧人们每天骑在马上的时间是非常长的,所以经过千百年来的演变,蒙古马的耐力惊人,牧人们也就不认为在耐力赛过程中有必要让马停下来休息了。随着中国马术事业的发展,我们要借鉴国际耐力赛的爱马精神,也更要全力保护民族传统。

又一届大赛马结束了,有欢喜,也有遗憾,更有新的思考。中国是美国之后的第二养马大国,700 万匹马是一个巨大的资源,国家体育总局和内蒙古自治区政府都把马术列入到了重点推广的体育项目中。我国北方有许多马背民族,如果能让我们的 700 万匹马都发挥作用该多好!草原赛马现在是自生自灭,无人统筹,有时赶上一个好的节日,在草原上同时会有近十个比赛,如果能把各地赛马规则、距离、日期、地点统筹起来,再将马匹的注册登记、育种繁育、测试评级等开展起来,牧民就真的可以养马致富了。赛事一多起来,也就可以更好地带动草原旅游了。据了解,中国马业协会正在组织调研,我们蒙古族同胞,特别是爱马的牧民兄弟姐妹们都共同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