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放心马儿的健康,因为他们一直在——致敬马圈劳动者

2022-5-2 10:39| 发布者: admin

摘要: 1890年五月一日国际劳动者举行游行,130多年后的今天,在这个全球劳动者的节日里,因为马术运动的特殊性,依然有很多马术人没有停止工作。每天雷打不动的工作时间,日复一日的工作状态,对专业始终如一的坚持和对马 ...
1890年五月一日国际劳动者举行游行,130多年后的今天,在这个全球劳动者的节日里,因为马术运动的特殊性,依然有很多马术人没有停止工作。每天雷打不动的工作时间,日复一日的工作状态,对专业始终如一的坚持和对马术行业永不停歇的热爱让这些人步履不停。我们对那些为梦想耕耘不辍的劳动者致敬!


王建明
职业:钉蹄师
工作地点:四川天骁国际马术俱乐部


八年前 , 那是我二十三岁的时候,我刚刚进入马术行业,马房经理让我先从马工始做起。那时候,我所在的俱乐部有外聘钉蹄师。而我觉得做钉蹄师可以是我发展的一个方向,我就从那时开始慢慢地学习钉掌。

我每天帮着钉蹄师牵马,我俩之间没有交流。我就看着师傅钉掌, 每一个步骤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偶然的一次机会,有匹马蹄铁掉了,但钉蹄师被马踩伤来不了。那个时候没人可以钉掌,我就尝试了一下,这一试便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开始做钉蹄师的前面几年,我自己摸索和琢磨,没人教没人带。我看国外的钉掌视频,买相关的杂志和书籍去研究更多的案例与解决办法,然后了解各种蹄子的形状,蹄铁的材质、形状,大小蹄或者异形蹄等问题的处理方法。那时我看的东西比较多,比起听别人讲,我通过看书和视频学到的东西更深刻地记在了我的脑子里。

不过,我成为钉蹄师后,成长最快的阶段还是在天骁国际马术俱乐部。因为罗总给了我很多学习的机会,让我去北京跟着我师傅鄢云勇学习。我们之间也少有语言交流,多是存在一种默契的感觉。因为在钉蹄这方面,语言不一定能把想传达的东西表述得准确,但眼睛观察到的都会积累成为我的学习素材。在学习过程中,也需要自身对钉蹄的领悟能力。


有些骑手觉得马的状态不好,或狂奔,或打杆,于是每天训练内容都在跳障碍,场场比赛都参加,没有一点空隙,马的状态反而一次不如一次。因而,应该先了解自己马匹的健康状况,腰背、腿、蹄子是不是都健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然后再研究怎么去训练。

比如说间歇性的蹄叶炎,比如空蹄,如果钉蹄师在钉掌的时候没有及时地发现,没有及时地处理,让蹄子恶化,让疾病往蹄心里面蔓延了。如果真到那个程度,骑手不知情,而还在骑那匹马,马就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如起扬,更严重的话,马倒地等情况也会发生。因为马不舒服,它是不会装的,它痛就痛,不舒服就是不舒服。因为蹄子的问题是藏在里面的,蹄铁一装上你就只看到蹄心烂不烂,蹄子里面有没有问题很难看到。

我在赛场时,喜欢呆在验马的地方,观察每一匹马的蹄子。别的地区来参赛的马钉的掌跟我钉的掌有什么区别?不一样在什么地方?我喜欢对比,然后研究那些新兴事物。我也会观察需要精进的地方。我看了有几匹马,用我们四川话讲叫“鸭脚板”。“鸭脚板”这种掌就是说,对马蹄的压力特别大,马很容易胀筋,胀筋了之后,晚上马腿会肿得特别厉害。现在从钉蹄上对“鸭脚板”就有很多处理的方法,但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方法。其实就是多见识,多交流,因为马的蹄子对于一匹马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蹄叶炎和蹄线病是钉掌时最容易发现的一个问题,修蹄时蹄铁一拆下来,蹄刀第一刀下去,蹄尖的位置就会漏出很明显的病状,包括蹄线病。目前我遇到的最多的蹄子问题是粉蹄。我现在正尝试学着我们中国人传统的老方法,用给毛驴的修蹄方法。因为我们全学的是国外的方法,我也想结合一下自己的实践,发现更多的、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因为这个问题是比较普遍的。如果我结合自身的实践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我会把这个方法给传授下去。就像我师傅对我一样,他没有什么私心。每次师傅去处理各种蹄部问题的时候,我都在现场。如果没有,他就会给我拍个视频,和我交流。这就是一个无形的传承,把好的东西慢慢地传下去,让我们所从事的钉蹄师这个职业越来越精进。

张大伟
职业:兽医
工作地点:海澜飞马水城


海澜飞马水城是一个独具特色的旅游景区,每到五一、十一长假,游客众多,我们兽医也要坚守岗位。园区里的马匹数量较多,我们每天工作很充实。马医院实行预约制度,我们会提前安排好每天的工作内容。我们一直坚持预防为主的方针,定期给所有马匹体检和磨牙,按规范进行马流感疫苗接种。

兽医岗位很特殊,离不开人。如果需要休息,也要安排好调休的时间,避开节假日,同时协调好留岗人员,不能少于2位兽医,保证马医院正常工作的进行。

马医院早上8点开门,中午有午休时间,下午5点下班。兽医夜间轮流值班,遇到突发状况,随叫随到。马房有专人值夜班,密切注意马匹的状态。

我们偶尔会碰到几个比较棘手的病例,这个时候,大家就会组织会诊,集思广益。马的病因确定好,再施以相应的治疗。有些病的病因有很多种,如跛行和腹痛,做到精确诊断很困难。我们不仅要具备丰富的临床经验,还需要熟练使用内窥镜、B超和X光机等医疗设备。

我喜欢拍摄病例照片,回看这些照片可以发现很多细节。利用休息时间,我也会去研究很多病例,总结经验和教训。

“未来的话,我希望能够多接触一些病例,丰富自己的临床经验。多参加一些马兽医专题培训,不断提高专业技能。”

谢碧莹
职业:马匹物理治疗助理
工作地点:广州香港赛马会训练有限公司


毕业于青岛农业大学的马业科学专业的谢碧莹,在广州香港马会赛马训练有限公司工作。

她的一天从早上6:30就开始了。“半小时准备马儿需要的食物(萝卜和鲜草)、调试spa和treadmill仪器、准备马匹用的尿片和绑尾绷带、更新系统订单记录当日需要laser, ultrasound, tens和pemf的马匹号、相应的马房号以及每匹马需要治疗的部位。”

“等到7点左右,团队其他员工和马儿陆续到物理治疗中心后,我再根据mobile therapy记录装箱需要用到的仪器、refill ultrasound gel,再将所有需要用到的东西装车,开车出去到每个马房给当日订单上有记录的马匹做物理治疗。一般9-9:30之间完成早上的订单,再和其他员工们一起将pemf和所用到的东西装车一起出去做磁疗。约10:30完成,回物理治疗中心,卸下所有仪器并对仪器和用具消毒清理+充电。"

"下午1:00-1:30,一般是马匹医院帮兽医准备出诊用具和仪器,跟随兽医出诊。”

红烧狮子不摇头(网名)
职业:马工/实习兽医
工作地点:西坞乡村国际马术俱乐部


不想当兽医的骑手不是好马工。是的,我是一名马工,每天都在劳动,最爱煎饼大葱,skr~

说起和马的缘分,那真是妙不可言。儿时第一次去马场玩,那会儿正赶上一群马收牧,十几匹马呼啸而来,一匹栗色的马与我擦肩而过,从此马这个动物就这样深深地铭印在我年幼的心里。

后来,我如愿进入马术行业,如今已经爱马六年有余。作为一名女性在马行业工作,身边的亲朋好友总有不理解和担心,怕受伤,怕受苦,但我其实乐在其中。

马儿带我开始了很多我人生中第一次。从第一次动手备马,第一次学钉蹄(那真是大汗淋漓,在此致敬钉蹄师们),第一次输液,第一次越过障碍,第一次在马房过夜……

还记得有一次过年回家时,马友们上山野骑,马失蹄前肘挫了个大口子,在我们的小城市根本没有专职的马兽医,我和马主开车去市里的宠物医院租了一个手术包。那是我第一次脱离学校和老师进行外伤缝合,披星戴月的完成了缝合。那短短的几天假期我也每天都往马场跑,不是为了去骑马,而是怕伤口感染,直到看着马儿康复、撒欢奔跑,我感觉自己是真的选对了行业。

我的马龄并不久,但在我的生命中已不能没有马儿,我想,我定将与马“纠缠”一辈子。和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一场梦,一场美梦。

尼基·奥多诺万
职业:场地障碍骑手拉赫·肯尼马工
工作地点:美国佛罗里达州


马工是骑手团队里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负责照顾马的日常需求来保持他们的身心健康且状态良好。马工工作内容繁杂,工作时间长,因为和马相关,所以这很可能是一个24小时随叫随到的工作。爱尔兰场地障碍骑手达拉赫·肯尼(Darragh Kenny)的长期马工尼基·奥多诺万(Nikki O’Donovan)从2014年1月开始担任达拉赫·肯尼。她陪伴着达拉赫·肯尼一路从世界排名第195位冲进了世界前十,目前达拉赫·肯尼稳定在第15名左右。

她在爱尔兰科克郡的一个畜牧农场长大,还没走路就开始骑马了。17岁,高中毕业后,去英国一家马房面试工作。4年的马房工作之后,尼基决定上大学。大学里,她的新的梦想诞生了,“我梦想着去美国。2013年12月,我收到了达拉赫的招聘信息。我当时不知道他的身份,因为我以前从未和场地障碍骑手合作过。当时达拉赫刚刚开始创业,我于2014年1月加入了他的团队。当时,达拉赫有10到15名客户,大约有50匹马,一切都非常美国化。”

尼基适应得很快,尤其她清楚达拉赫的习惯——一切都要整洁干净。“那一年,达拉赫在云杉草地大师赛度过了一个非常好的赛季,并顺利进入了前三十名。”这一路走来,有很多激情时刻,但尼基表示马匹伤病甚至离世是她生命中的至暗时刻。

马工的工作很辛苦,“对于我来说,一天通常从早上6点开始,在骑手到达马房之前,我们需要喂好马。一般周末晚上很晚会有比赛,在午夜后我才能完成最后一匹马的护理工作。这很艰难,尤其是你必须周日晚上开马车回家,而你每周都在重复这件事。”

工作还涉及很多牺牲,“由于经常出差。你会错过家庭聚会和与朋友相聚的时间,有时甚至会错过某些重要时刻。2019年12月,我失去了我的祖父。在他弥留之际,我坐了4小时飞机回家,但这让我想起了与他错过的所有时光。我很感激我的祖父,他鼓励我追求自己的热情所在。”

再次回到马房,尼基感觉有点缺乏动力,“但看到与我朝夕相处的马儿,我就知道了,为什么我会从事这份工作。爱马。这就是我们的热情所在。”
请在评论区说说你认识的默默无闻的马匹背后的工作者,向他/她们致敬!

文/门景钰、纽Zzzi、万付林、谢碧莹、红烧狮子不摇头
图/由采访者提供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