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刘子闻:亮相英国御林军赛事的中国新生代马球手

2022-4-27 09:47| 发布者: admin

摘要: 4月19日,来自中国的留学生马球手、帝国理工学院马球社主席刘子闻,带领着他的“明允”马球队正式亮相英国御林军马球俱乐部春季赛事。刘子闻目前就读于伦敦帝国理工大学理论物理硕士专业,有四年马球训练及比赛经验 ...
4月19日,来自中国的留学生马球手、帝国理工学院马球社主席刘子闻,带领着他的“明允”马球队正式亮相英国御林军马球俱乐部春季赛事。


刘子闻目前就读于伦敦帝国理工大学理论物理硕士专业,有四年马球训练及比赛经验。作为帝国理工大学马球社的经理及队长曾经多次带领校马球队参加全英大学联赛等大学马球赛事,并取得好成绩。2021年底,刘子闻通过御林军马球俱乐部联赛参加权的申请,正式成为了俱乐部第65位业余马球手中的一员,他也是俱乐部目前唯一一位青年华人马球手。 

球队的名字“明允”取自唐朝章怀太子李贤的表字,相关的故事可以关联到出土于西安的唐朝章怀太子墓壁画《打马球图》。“明允”作为御林军马球俱乐部由中国人带领参赛的马球队,将参加2022赛季(从4月下旬一直持续到9月下旬)共计20多场比赛。


在《马术》杂志二月刊——马术与留学专题中,刘子闻也聊起了他的马球生活。


2018 年 10 月,我在参加帝国理工学院社团招新时偶然发现了马球社。出于好奇以及对马的喜爱,我便报名了一节体验课。第一次成功在马上挥杆击到球,我意识到这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运动,直到现在,这种感觉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加殷实——马球完美融合了球类运动、团体竞技,以及人与动物间的协作。

在加入帝国理工马球社两个月后,我和其他两位同期的新人成员迎来了我们马球生涯中的第一场比赛——“大学挑战”。毫无比赛经验的我当时非常紧张,甚至有些慌张,但靠着平时努力的训练和队友默契配合的加持,比赛的结果还是满意的,我们为帝国理工校队捧回了 2018 年“大学挑战”新人组的冠军奖杯。之后的几个月,马球社还参与了与伦敦大学、牛津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等大学校队的友谊赛。在这些友谊赛中,我结识了一群热爱马球的校友,直到现在我们还会定期约球切磋。


2019 年 1 月,通过帝国理工马球社的推荐以及担保,我以社会会员的身份加入了御林军马球俱乐部。它是公认的世界上最好的马球俱乐部,但社会成员的身份并没有参与俱乐部联赛的资格,同年 6 月,我受邀与好友在御林军马球俱乐部观看了一场牛津剑桥马球赛,被牛津队一位叫 Charlie Hitchman 的 1 级球员的球技所深深震撼——他凭一己之力打进了牛津队 15 枚进球的 11 枚。这也让我意识到自己的马球生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御林军马球俱乐部
御林军马球俱乐部是英国最著名的马球俱乐部,成立于1955年,位于伦敦南部温莎大公园的中心,总面积53公顷,有十块马球比赛场地。著名的比赛有皇后杯(Queen’s Cup),皇家温莎赛(Royal Windsor),阿奇·大卫赛(Archie David)和英国马球总会国际日比赛(Hurlingham Polo Association’s International Day)。


2019 年夏天,回到国内的我思念着大洋另一端那令人着迷的运动,在两位阿根廷马球教练 Hugo Palacios和 Ferchu Erreguerena 的教导下进行训练,初步学习到了一些更进阶的场上配合技巧,小有收获。10 月份当我返回英国时,被委任了代理队长的职责,开始在帝国理工马球队教练 Charlotte Sweeney 的指导下与其他队员一起进行系统、针对性的训练。

2020 年 2 月,全英大学马球冬季联赛如约举行。帝国理工马球社那年一共登记了两支参赛队伍,最终的成绩虽然不算差,但也没能捧回任何奖杯。那次的比赛经历至今使我难忘,不光因为其再次让我意识到马球比赛中团队协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还因为那场联赛的规模及效率。为期三天的比赛每天从早上 9 点到晚上 4 点,每 10 分钟一组(7分钟比赛加 3 分钟轮换)不停地轮换,而在场的两百多位大学生马球手也都井井有条地按照所登记的队伍一组接着一组冲进、冲出比赛场地,丝毫不拖泥带水。


冬季联赛结束后,在和校队教练商讨过后,我们与所有校队成员认真分析了我们之前战术及配合的不足,并针对每一位成员制定了个人专项训练以及团队配合训练。而这些训练在接下来帝国理工马球队所参加的英格兰西南大学马球联赛、“牛津 - 剑桥 - 伦敦”友谊赛等地区性的马球比赛中,帮助我们取得了冠亚军的好成绩。

同年 7 月底,我再次回到了天津的环亚马球俱乐部,在 Hugo 的指导下开始了马球集训,每天早上在马背上迎接日出,傍晚又在马背上送别日落,一直持续到八月底。我记得 Hugo 在开始训练前对我说过:“在集训结束的时候,你根本不会意识到你提升了多少。”的确,我的马球技术在经历过一次次普通的击球、丢球,普通的急停急转、挤撞、传球、进球后,不知不觉地提升了。

▲刘子闻的马球教练Hugo

这期间一个平常的夜晚,吃完晚餐 Hugo 和我在计程车里聊起了各自所感受到的中国马球。Hugo 最深刻的感受是一种无力感。因为疫情流失了外籍职业马球相关人员的中国马球在与国际脱轨的边缘上,而此时中国新一批的年轻马球手也并没有崛起的迹象,他担心自己甘之远离家乡、亲人、女友,花费七年心血的中国马球会走向衰落。“如果能像大学社团那样成立一个专门培养中国年轻马球手的组织呢?”我问道,随之而来的是 Hugo 眼中的惊讶与一丝希望,“我也在思考这件事情很久了,我们就这么做吧!”

2020 年 9 月 7 日,新生代马球队正式成立,Hugo 担任总教练,我担任队长,收纳了赵小慧、邢倚铭、郎朗、邓皓泽、张桐恺作为初期队员。Hugo 和我创建新生代马球队的初衷就是为了让中国的青年马球手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平台,一同交流、训练、比赛,并且能够在理论知识与技术水平上和国际接轨,以身作则地将马球的文化与精神传播给国内的马球手,从而促进中国马球的发展。Hugo 和我也希望加入新生代马球队的年轻马球手们不仅仅能在赛场上角逐夺冠,也要了解并参与到马球场下马球产业的各个方面,如怎样选择、照顾、训练自己的马球马,而不是将赛场下的所有事都交给其他工作人员。


2020 年 10 月 24 日,环亚马球俱乐部举办了当年规模最大的一场比赛,三支参赛队伍包括来自北京的御麒麟马球队、西安的丝路官舍队,以及天津的新生代马球队。在比赛开始前,新生代马球队连续经历了两位队员受伤而不得不退赛的变故,紧急招募了蒋汉锡和舒晴两位青年马球手加入了球队与我和赵小慧并肩作战。但我们四位从来没有一同训练过,而那场比赛也成了我心中最没底的一场。比赛当天下午一点,比赛前的两个小时,我与 Hugo 以及其他三位队员在马房聚齐,开始准备自己下午要骑的马匹。从铲马粪、刷马、备马,到系马尾,所有的准备工作都由每一位队员亲力亲为。现在想来,也许就是因为这些不起眼的,总藏在幕后的工作让我们四位队员有了彼此之间默契以及信任。两天的比赛下来,新生代马球队不曾输过一场,最终夺得了冠军。这是我第一次作为队长带领全中国籍的青年马球手参赛,也是我在国内马球赛事中夺得的第一个冠军。


2021 年 9 月,疫情稍有缓和,结束了国内的 14 个月网课和马球生活的我,再一次登上了返回英国伦敦的航班。返校时,我连续第二年被全票选举为帝国理工学院马球社的经理及队长。与此同时,御林军马球俱乐部也通过了我将会员资质从社会会员转为参赛会员的申请。自此,我正式成为了御林军马球俱乐部 65 位赞助人兼业余马球手中的一员,也是俱乐部历史上第一位中国籍的青年马球手,获得了参加所有俱乐部比赛的资格,包括最具盛名的女王杯。2022 年的英国马球赛季,将会有中国马球手的身影。我也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让中国马球在世界的舞台上再次活跃起来。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