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河北·安平
马术在线 首页 新闻资讯 国内资讯 查看内容

了解骑手和马在宽度感知上的差异,并将其运用到训练中

2021-9-2 19:30| 发布者: admin2

摘要: 从本质上讲,马术骑乘依靠着人类的假设——如果我们想象一下,马以与我们相同的方式感知宽度和颜色。我们再假设马的其它感觉从属于视觉,就像我们的一样。由于关于夜视的错误信息和我们自己的经验不足,我们便假设了 ...
从本质上讲,马术骑乘依靠着人类的假设——如果我们想象一下,马以与我们相同的方式感知宽度和颜色。我们再假设马的其它感觉从属于视觉,就像我们的一样。由于关于夜视的错误信息和我们自己的经验不足,我们便假设了马有着超级英雄的敏感,能在黑暗中看到事物细节。而实际情况则不是这样。人类和马的视力之间的差异可以解释马和人类配合中的许多常见问题。在这里,我们来研究研究马的宽度感知。


眼睛接收物理视图,但计算视觉距离需要依靠大脑。当直视前方时,人类会看到给定景象的两个视图——每只眼睛一个。要亲眼证实这一点,请将手指放在鼻子前,伸直立起手指的那支手臂。闭上一只眼睛,将手指放在远处垂直手指的物体上——椅背或栏杆等。睁开一只眼睛,闭上另一只。当你交替使用左右眼观察时,你的手指似乎会来回跳动。这是你的左右眼发送到你的大脑的两种视图。大脑会计算出它们之间的差异,就像魔法一样,你会意识到宽度。使用大脑的这种自动计算,去看看放牧场,可以注意到可爱的马比围栏离你更远。

人类的宽度感知非常精确,因为我们的眼睛靠得很近。它们会相互协调移动以进行精确跟踪。有了这种人体构造,普通人可以从16.5英尺(约5.03米)的距离外感知到0.125英寸(3.175毫米)的宽度。

相比之下,当马与某物体保持相同距离时,马所能感受到的最小宽度是9英尺(22.86厘米)。换句话说,如果你骑着马在离起跳点约一个步幅的地方,面对双横木障碍,马会知道后一个障碍杆是否离前一个有22.86厘米宽。

人类的立体视觉的清晰度是马的72倍。


与人相比,马在距离起跳点约1个步幅时,它所能看到障碍宽度无法达到人所见的精准程度,它能感受到的最小障碍宽度为9英尺(22.86厘米)

马看到宽度的能力是有限的,因为它们的眼睛相距很远。从不同角度来说,马无法同时看到同一物体的左眼和右眼视图。我们人类可以同时用双眼看到伸出的手指。但即使是在马厩之内,马也不能通过看蹄子来测试并了解到这一点,除非它会柔道。作为猎物,马是为感知周边的运动体而设计的,但会牺牲宽度感知。作为掠食者,我们是反向构建的。


对于盛装舞步、雷宁或休闲骑乘的马来说,宽度感知并不是那么重要。但在场地障碍、截牛或绕桶中,情况则完全不同。一匹马需要知道相关物体有多宽,以及这些距离随着它移动而变化的速度有多快。马可以通过抬起头、放低肩隆或抬起鼻子来改善宽度知觉,但这通常会使它的任务复杂化。例如,在障碍跳跃时,它们需要来自后躯的动力才能离开地面,并需要收腹来抬起双腿。在截牛时,马需要将目光放在牛身上,低头才能快速转弯。这种运动的物理学要求马为了核心力量保持背部呈圆弓形,这通常与高高的头部相矛盾。


顶级障碍马的评判标准是它们在摆着或高或宽的障碍的路线上动作是否干净和速度是否够快。马匹常常是从短距离的急转弯处接近障碍的。马的脖子位于肩隆的高处,这样,头部位置相应地更高,这样的马一般被选做障碍马。鼓励那些没有这种构造的马抬起头来接近障碍以完成跳跃。如果在比赛中有一对人马组合接近障碍,你会看到障碍马在最后一两步中抬起了头。这种自然的形式为马的双眼提供了障碍物的简要视图,以便马的大脑可以确定它的高度和宽度。但这种视图确实很短暂——几分之一秒——而且有点晚了。

我们偶尔会听说让障碍马通过在接近障碍时来回摆动头部来帮助它感知宽度,让每只眼睛都能看到障碍物。这个建议在脑科学方面站不住脚。为了计算距离,大脑需要用双眼同时观察物体。来回摆动头部只会干扰马,不能保证正对着障碍中间。这也可能使它无法专注于来自骑手的其它更重要的扶助。当然,允许障碍马自由移动头部以改善视野,依旧是个不错的想法。


就宽度而言,马的两只眼睛同时看到的区域只有人的双眼同时可见的区域的一半左右(见下图)。站在距离障碍大约30英尺(9.144米)的地方。当你保持不动时,大约5英尺(1.524米)的障碍部分对你的双眼来说是清晰可见的。从相同的位置,马的双眼只能看到其中的一半(0.762米)。并且人类大脑可以通过立体视觉计算宽度,双眼感知的只是一小部分。


让双眼直视障碍,马所能看到的宽度只及人类的一半

当你将一匹马对准障碍时,此时,马匹对准着它双眼都能看到的、狭窄的中间部分。当骑手没有将马对准障碍中间时,就会发生许多跳跃上的失误。这些问题经常被归咎于马——它拒跳了,它闪躲了,它跳得不好。好吧,这不是因为它是一匹不好的马,那是因为骑手没有让它看到障碍!(文源/PRACTICAL HORSEMAN 文/珍妮特·L·琼斯博士 图/Horse and Rider 编译/万付林)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