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在波西米亚

2013-6-1 16:26| 发布者: Juno| 查看: 3248| 评论: 0|原作者: 杜晋苏|来自: 《马术》2013年4月刊

摘要: 波西米亚地区位于捷克中西部,一战前属奥匈帝国,风光令人迷醉。在到达之前我和马雅从捷克苏德台地区的Decin 沿着边界线一脚德国一脚捷克地走了10天,中国移动不厌其烦地一会欢迎我到捷克,一会欢迎我到德国,有时还 ...
波西米亚地区位于捷克中西部,一战前属奥匈帝国,风光令人迷醉。在到达之前我和马雅从捷克苏德台地区的Decin 沿着边界线一脚德国一脚捷克地走了10天,中国移动不厌其烦地一会欢迎我到捷克,一会欢迎我到德国,有时还欢迎我到波兰,无奈之下我关闭了此项功能。
10 天的跋涉之后我来到了小城 Litomerice,为的是参加为期一周的骑马穿越活动,马场派来接待的姑娘苏珊娜带着一脸快乐的笑容已经在等候着我们,我喜欢欧洲人这种阳光灿烂的表情。

 

 

我们要去的马场位于一个小山庄,走近山庄首先看到一个游泳池和一个野营帐篷,一个穿着泳裤的瘦老头面带微笑但表情古怪地正在遮阳伞下上网,帐篷是他的“家”。那是老板的哥哥,从布拉格来这里躲清闲,喜欢住帐篷。农庄主体是一栋传统建筑,胖老板达格玛风风火火地奔出来和我们打招呼,看得出来,她是个能干的女人。放置完行李下到一楼餐厅吃饭,餐桌上认识了所有参加活动的马友:芬兰骑手阿丽雅,她自己也养马,经常出国参加各种活动,目的是想多了解些马文化;一对德国情侣,作家约翰纳斯和萨宾娜,约翰纳斯在阿尔及利亚曾因直升飞机失事而大面积烧伤,由于伤后护理较好,看上去并不太明显,目前他正在写一部关于西伯利亚的历史小说,从他俩黏糊糊的热乎劲看出,两个人刚认识不久。萨宾娜的母亲出生在捷克的波西米亚南部,活动过后他们将去那里寻根;另外还有一个来自汉莎航空公司的小白脸基尔,他的人生理念是:穿漂亮衣服、买漂亮马靴、购物、饱览美景和享受美食。

 

 

 

今天的晚餐不尽人意,吃的是简单的意大利面条。饭后我们看到基尔在给德国的旅游机构写电子邮件,半个小时后我们便听到老板在电话里给德国旅游公司道歉,解释:“今天刚做完一个儿童马术活动,没有充分的时间准备晚饭,保证下次不会发生了。”原来基尔告了老板一状。不过这一状告得很有效,从那之后我们每餐都很丰富,像我们这样的骑马旅游活动,是受当地旅游部门监督管理的,看来欧洲的旅游监管还是非常地快捷到位。

 

次日清晨我被马的嘶鸣声吵醒,推开窗子向外看,一群马儿正被小马倌赶着回到马厩。马儿毛色光亮,显得健康快乐,想想将要与这些马一起出行心里就一阵兴奋。窗外是个童话般农庄的大院,鸡、鸭、猫、狗、兔子和小昆猪分别在院子里散步、打闹、晒太阳,一只羽毛杂乱的鸽子则站在房檐上俯视着它们,有时会突然飞下来参与进去。一只纯种猎狗深沉地卧在一旁,似乎他是这里小动物的领导。这个马场在经营骑马穿越项目的同时,还是一个儿童马术教育基地,这种童话氛围也许是为小朋友们营造的吧。


不过,对成人同样具有吸引力。

 

早餐很丰富,可能是基尔昨天告状的结果,老板达格玛还为昨天的简易晚饭诚恳地做了道歉。饭后老板把我们集中在一起讲了穿越路线和注意事项。“我们这次所骑乘的马,属捷克温血马”老板介绍,“如果你是个好骑师,就能发现混在他们血液中的阿拉伯成分。马匹的身高在140-180 厘米之间。我们沿途将会看到易北河周围的秀丽风光和一些历史遗迹,我们还会穿过一些捷克村镇,领略乡村风情。每天傍晚要回到马场休息,第二天再去新的地方。”

 

 

早餐后大家一起动手把自己的马儿牵出来,刷毛,抠蹄,备马。老板的儿子和领队苏珊娜则帮助每个人调整鞍垫衔铁以及镫带,工作认真细致,上马,不允许客人自己完成,因为怕出什么意外,当然他们明白我们都是有经验的骑手,但为了万无一失他们要帮助每个人上马,而且上马前一定要再次检查鞍具、衔铁、肚带等,上去后还要再紧一次肚带。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安全考虑,对客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穿越线路可以说美不胜收,森林茂密,小河清澈,经常还要穿过齐腰的花海,这么大面积的野花我还从没见过。有些路段长满果树,领队苏珊娜随手摘下就吃,可见随便摘果子不会有问题,于是大家边走边摘边吃,有人还留下一两个果子,在休息时喂马。午餐我们在途中村镇里的饭馆解决,丰盛好吃。啤酒可以随便喝,当然啤酒的价格也不贵,一升啤酒也不到8块钱人民币,但质量很好,捷克啤酒也是世界最好的啤酒之一。由于下午还要继续骑马,大家很克制地没有多喝。午餐之后我们便在村镇里随意游走,十分惬意,捷克的村镇古朴整洁,放眼看去,到处是百年以上的古老住宅,院墙内外有不少绿色植物和鲜花,百姓温和有理。到处可以听人对你说:“道不利典!(捷克语你好的意思)”很快我也学会了这句话。

 

 

 

 

 

回到马场已经是傍晚时分,下马之后,大家要先卸鞍具再扣蹄,然后要牵着马排队,给马洗澡,因为这几天气温很高,这个时候要有耐心,因为马好像好动的孩子,始终要注意控制它们别闹什么乱子。

 

晚餐是大家互相交流感受的时候,气氛热烈,大家边喝边聊,一不小心老板冰箱里的啤酒就少一大半,不过这是要付钱的,每喝一瓶要在自己名字下面划个1 字,没人监督全凭自觉。少划两瓶多划两瓶的事时有发生。几个在马场打工的小马倌很愿意和客人说话,有一个来自俄罗斯马术学校的女实习生,她选择捷克是为了更接近西方生活;另有一个当地赛马学校的年轻学生,小伙子立志要当一个速度骑手。他们与苏珊娜一样,都是利用假期来这里工作的。另外马场里经常可以见到一些暑假里来这里学骑马的孩子,他们看上去很安静,和大人说话彬彬有礼,这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马场里饲养的小马就是他们的坐骑。这些学生也是马场的经营来源之一。

 

骑行了3 天后,为了让人马休息,老板的弟弟开车载着我们,参观了历史名城 Terezin,这里曾属奥匈帝国,有一个奥匈帝国时期的庞大的要塞,要塞环绕全城,红砖结构,非常壮观。要塞一部分在一战前改成监狱,曾关押过刺杀奥地利王子的那个塞尔维亚族青年普林西普,那次刺杀行动成了一战的导火索。二战时这所监狱改为纳粹集中营,主要用来关押犹太人。昔日的集中营现在已经变成控诉纳粹罪行的博物馆。这个城市二战时集中了很多犹太人,希特勒曾想把它变成一个宣传对犹太人怀柔政策的面子工程,可旁边的集中营却用血淋淋的现实揭露了那层虚伪的面纱。利用骑马之余重温一下历史,让我们觉得物有所值。

 

 

接下来的3 天人马已经相当熟悉,骑起来很顺畅,整日在湖光山色中,行走,奔腾。尽享美食美酒。在最后一天的骑行过程中,一个来自布拉格的女记者羡慕我们如此惬意,强烈要求上马,于是老板把她编到了我们这一队。当领队示意大家奔跑时,马匹开始兴奋,马群踏出了极为震撼的蹄声。我突然感觉她开始紧张,这时马群开始奔腾,我看到她的身体有些飘,“糟糕!她不会骑马!”我放慢速度想帮她把马停住,可惜已经晚了,下一秒钟女记者已摔在花丛里。不过她不用人帮忙自己站起来了,看上去并无大碍。

 

告别晚宴气氛依然热烈,让人耳目一新的是老板的女儿,她刚从布拉格回来,白色衣裤配着古铜色的皮肤显得时尚、健美。老板那个儿子也不像初次见面一样颓废淡漠,反而满脸微笑,说话的声音里充满了愉快的情绪,原来他有了新的女友。后来大家互换联系方式,由于留恋马场的夜色,我很晚才回到房间,这种快乐让一周的骑马更加圆满。

 

 

(文、图/ 杜晋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