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顾兵:陶醉的舞者

2013-3-1 16:44| 发布者: Juno |原作者: 肖男|来自: 《马术》2013年2月刊

摘要: 从业余看客到专业骑手,从固执专注到领悟精华,从马术新人到舞步名将,直到事业发展的第19 年,顾兵依然给自己贴的是“零起点,坚守不懈怠”的标签,即使他已屡获重大马术赛事的冠军,即使他关乎马术的传奇故事已然不 ...
从业余看客到专业骑手,从固执专注到领悟精华,从马术新人到舞步名将,直到事业发展的第19 年,顾兵依然给自己贴的是“零起点,坚守不懈怠”的标签,即使他已屡获重大马术赛事的冠军,即使他关乎马术的传奇故事已然不胫而走,即使他几乎是惊喜的代名词……


顾兵,做着常人认为枯燥无味的事业,却用经历将盛装舞步的精髓予以力证。他成就了一代国人深情演绎盛装舞步的梦想,也在亲身体验中收获新的启发,见微知著。

没有舞步马就调教出来

我想所有的马术骑手大约都不会忘记自己的首次正式比赛,顾兵的“处女秀”就献给了第八届全运会。当时的他初涉马术,这项运动带给他职业谋生的意义远大于看作事业的悉心经营。“说实话,当时刚进入盛装舞步项目,只是单纯为了做这个项目而做项目,直到后来参加了一些赛事活动,并在大环境的熏陶下,现在可以说我已经完全陶醉在这个项目中了,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在八运会,他的参赛马匹是香港赛马会淘汰的速度用马——纯血马。“当时我们没有专业的舞步马,所以只能靠自己把纯血马调教成舞步马,然后去参赛。整体上来说,中国马术在八运会时的水平还是比较低的,但因为我没有经验,场上发挥也稍不尽如人意。现在反思,当时我对马术运动的概念还没有真正地理解,参加赛事也不是很投入。不过,我的纯血马从速度马到舞步马的转型还是不错的,我很满意。”

顾兵介绍,盛装舞步是一项需要“静心”的运动,在诠释动作的过程中,不光骑手要静心,骑手的舞伴同样也需静心。“静心对于马来说,是需要消耗时间和精力去完成的事情。有了这样的大方向,挑选马匹学问的深度就可想而知了。记得当时香港赛马会在赠送给各专业队一些纯血马时,我们会选择一些适合舞步的马来做后期调教。而‘适合’的衡量标准与尺度,是需要我们用心去把控的。众所周知,在舞步马比赛中,马是在一个60 米×20 米的固定场地里比赛,且这个场地还被规定了一些固定的点,所以必须要求马要很安静、很稳定。而纯血马的个性易冲动,它们已形成一种思维定式——靠速度来比拼。”可见,要把它们调教成一匹相对平静的马,需要很长的周期。骑手通过与马匹的交流接触,认真去培养互相之间的信任感,逐步在这个过程中去完善,才会相得益彰、事半功倍。

他还介绍说,调教一匹舞步马至少需要3 年的时间。且当年八运会的科目并不及现在这么复杂、有难度,但当时也花费了骑手很大的精力。最初顾兵同其他中国骑手一样,无法获取具有指导性的理论知识,全靠自身平时的积累,尝试更多方法,借鉴更多资料以及请教更多的教练。马术发展的滞后,骑手基础的薄弱,探索过程的弯路,并没有阻碍中国马术运动在摸索中前进。顾兵感慨,这对他及其他中国骑手来说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为今后收获精湛的骑术思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盛装舞步需要深情

顾兵自评性格略好强固执。他很坦率,“初上马背,我就有征服它的信念,而这样的信念却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我的进步。具体来说,在我对这个项目并不是很了解的时候,我就想要一味地去控制它,想让它做到完全地服从我,不曾用稍柔和的方式与它交流,其实这是不对的。随后我决心辟一条新路,自己也有心去留意学习,总结比赛后的一些失误和意外,才发现控制绝不是王道,和马一起的舞蹈,是实实在在的我们两个人的舞蹈,是自愿绝非强求。”引用哲学那些深入浅出的辩证法,我想在他思路正确之后,他的性格更多是帮助他成就一番事业。

盛装舞步要想达到 “人马合一”的完美境界,就必然要求骑手去享受这样特别反复的经历。他把盛装舞步看作一项艺术,需要深情投入。他对比弹钢琴时,人会沉浸其中,骑马也是一样,要去细细回味马动作的节奏和韵律。或者,盛装舞步又像是在做一幅美丽的画卷,马的三大步伐可以画出众多柔美的线条,每个步伐都有高雅优美的感觉。抑或马的三大步态是各种类型的音乐,古典乐、轻音乐等。他主张把骑马融入到爱好中去,很快就会有兴趣并真心地快乐起来。这么多年,他每天重复同样的动作,每次训练都要回归基础,“好多人都信奉追求高质的东西,其实最高质的东西往往就是最简单、本真的东西,而我觉得基础才是最高深的。骑马有时会和佛学挂钩,可能跟我年龄有关系,与学者长辈聊天的时候,常从点滴中觉悟做人的道理。如‘给予一些可以得到更多’,我骑马也深有同感,如果你试着让它放松一点,给它适当的小空间,它就会给你一个很大的惊喜。我始终认为,如果一个人做人不是很成功、没有责任心,那么他和马的相处也必然是不顺畅的。”顾兵对马术盛装舞步项目的兴趣随深入而热爱,现已成为生命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赛事的增多及个人技术的进步,赋予我的成就感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这几年很明显地感受到这项运动的内涵所在。”

惊喜如影随形


赛事经验是骑手手中有力的王牌,骑手在收获丰硕的同时,也不免出现突发状况。此时考验的便是骑手对紧急情况的反应速度及应对能力,顾兵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再急迫的形势都有惊无险,应了那句励志名言——“天道酬勤”。

老马不负众望。2005 年第十届全运会的马术赛场上,头戴黑色阔檐礼帽、身着燕尾服、脚蹬高筒马靴的顾兵,伴着悠扬舒缓的旋律,变换着多彩多姿的舞步,人与马均气定神闲,风度翩翩,展现出了骑乘艺术的最高境界。然而,老马“荷兰二号”的故事更让观众为之动容。顾兵和这匹马渊源颇深,早在2001 年,“荷兰二号”便从荷兰移居广州训练基地,入籍时年龄已达18 岁,相当于人类的老年。第九届全运会后,“老荷”被送进基地的“养老院”,准备终老。于是,十运会的备战,顾兵迎来了新伙伴——12 岁的“玉麒麟”。虽然有了新伙计,但顾兵仍然把身价超百万的“老荷”当铁哥们看,早晨晚上经常带它出来活动筋骨,以保持竞技状态,即使它已23 岁,步入古稀之年。十运会马术比赛开赛前半个月,“玉麒麟”突然感冒发烧,能否出征十运会成了问号。情急之下,顾兵只好让退役的“老荷”再次复出。为了稳妥起见,顾兵把“玉麒麟”也一并带到了南京。无奈南京天气虽凉爽,但“玉麒麟”依然是玉体欠安。就这样,“老荷”毫无悬念地挑起为主人分忧的重担。也许是心有灵犀,比赛当日,“老荷”丝毫不减九运会夺冠时的雄风,表现相当完美,为顾兵及广东队立下了汗马功劳,可谓实至名归。

临危不乱。2009 年于济南举办的第十一届全运会马术团体赛中,顾兵驾驭德国舞步马“吉祥”获得冠军。他称那一次比赛,挖掘出了“吉祥”的优质潜能,他们之间的默契配合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及深度。因为不可控的自然环境因素,使得这枚金牌的赢得不乏戏剧性。作为最后一名骑手出场的顾兵,在做第8 个动作时,突然一阵大风将场地的花盆刮到了场中央,随后的10 秒内,整个场地的围栏挡板倾倒了三分之一。广东队领导及骑手紧锁眉头,观众也捏了把冷汗,没想到顾兵非常镇定,没有慌,若无其事地控制马继续做动作。他不断排除外界对它的干扰,使“吉祥”专注动作本身。出于公平公正的考虑,裁判员建议暂停动作,待布置好场地后重新来过。不料顾兵此时跑到了场地外仍然在规范地做动作,且发挥得淋漓尽致,全场沸腾。场内裁判及场外教练对顾兵的表现大加赞扬,感叹中国骑手的心理素质及业务素质堪称一流。

和马在一起是关键。2010 年的广州亚运会上,马术的盛装舞步项目比赛分三天角逐,第一天是团体科目,第二天是个人科目,第三天为决赛。前两天的比赛,现场不是很热闹。直到第三天的决赛,很多国内的观众都前来观赛,热情高涨。特别是中国选手出场后,掌声更是此起彼伏,甚至还有呐喊欢呼。顾兵作为资历兼实力派的骑手,无疑会迎来如此气氛下的出场,只是过于热烈的掌声令“吉祥”受惊,本就容易急躁的性格自然会动作乱套,还惊扰到裁判紧急避让,使他的个人科目留有遗憾。他回忆当时的情景,并无丝毫对“吉祥”的责怪,“那次的失误,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我个人的赛事经验不足,未能完全掌握马匹因外界刺激失控后的处理方法,及时通过技术让它感受到骑手始终和它一起面对任何挑战,那么它就会很快安静下来。反而是‘吉祥’兴奋之后,我在马背上也紧张起来,没有坚持跟它在一起。另一方面,主办方也应从专业的角度,在观众入场前告知其马术赛事不宜鼓掌欢呼,呼吁观众遵守赛场文明,提高观赛素质。”

每参与一场赛事之后,顾兵都会自我反思。尤其是亚运会之后,他发现自己的骑乘方法和对马术的认识仍有偏颇。现在他下了很大的功夫,努力找到跟马在一起的感觉,然后去做好动作,技术的积累由量变转向质变,目标也越来越高,对自己也不断有新要求。未来的事,顾兵没有计划太多。他只想把马骑好,一直骑到不能再骑的时候。他谈到,“中国的马术水平虽有待发展,但是不可否认,中国人对马术的感觉还是非常好、非常强的,这一点上很有优势。我们决不能浪费国人的这种能力,正好趁现在中国马术蒸蒸日上的契机,把马术学精通,学出中国特色来才好。”


(文/ 肖男)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