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走马行天下

2012-3-1 09:10|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2年2月刊

摘要: 马车,几乎与人类的文明一样漫长,它碾过历史发展的车辙,伴随人类发展的脚步一直到19世纪。在火车和汽车出现之前,它仍然是人类交通十分重要的工具。随着工业发展让车轮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马车民用的黄金时代宣告 ...
马车,几乎与人类的文明一样漫长,它碾过历史发展的车辙,伴随人类发展的脚步一直到19世纪。在火车和汽车出现之前,它仍然是人类交通十分重要的工具。随着工业发展让车轮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马车民用的黄金时代宣告结束,但因马车而衍生出来的马术表演以及赛事依然遍布天下,马车已经成为了我们感受马背生活的又一个亮点。2011 年岁末,在大洋彼岸的多伦多,《马术》杂志专程探访了加拿大马车协会,在轻驾车赛马富有节奏的快步踏蹄声以及车轮嗡嗡声中感受了异域的马背情怀。


Rickzeron 的马房里井然有序,马工们正在照料一匹受伤的马


探访加拿大走马协会(Standardbred Canada)

在去加拿大走马协会的路上,来自加拿大马协的Susan 跟我简单讲解了这项运动。它和我曾经在内蒙古鄂温克的冰雪那达慕上见过的轻驾马车有着许多不同。在鄂温克白雪皑皑的大草原上,蒙古民族驾驭着在长期游牧生活中衍生而出的马车,穿越由天然草场圈出的赛道,一人一马一车。身着不同民族服饰的骑手驾驭着套着蒙古马的各式各样的简易马车飞驰而过,以竞速和嬉戏等更为生活化的方式展现着轻驾车的魅力。而在加拿大,这里的走马是一项专业的马术赛事。虽然也是一人一马一车,但骑手们身着代表其马主颜色比赛服,头盔风镜等装备齐整,驾驶着在外观上没有太大差别的两轮轻马车在椭圆形跑道上进行速度比赛,马匹的步伐也统一为快步或者是对侧步。

在加拿大马车协会主席John Gallinger 的带领下,一群来自中国的爱马者走进了位于安大略省Meadowvale Sports Park 附近的加拿大马车协会(Standardbred Canada)。协会旗下杂志《TROT》的主编Kim Fisher 给我们详细介绍了这里的情况。加拿大马车协会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其主要职责是负责监督、记录、储存相关数据,发布有关标准竞赛用马(Standardbred)的信息,以促进所有在协会注册的标准竞赛用马及会员能够在加拿大得到良好的发展。马车协会成立于1998 年,是由The Canadian Trotting Association 和The Canadian Standardbred Horse Society 合并的。

加拿大马车协会为会员制,在马车协会注册的会员可以享受许多优质的服务。加拿大马车协会负责全国标准竞赛用马马匹的注册工作,包括资格鉴定、冻结纹身以及DNA 服务等。拥有专门的现场或网上马匹竞拍活动。会员在购买马匹后,马匹及骑手的意外保险,马匹相关培训以及认证等事宜也在协会工作的范畴之内。


夜幕下的Woodbine 赛马场伴随着开闸车一次次的指引,上演着一场场精彩比赛


据介绍,轻驾车赛每周都会有。每到比赛当天,加拿大马车协会会有专门的服务人员在现场负责会员的赛事服务,分发赛事资料。当然,在这之前,网络上的马匹以及骑手还有马主的数据分析系统会详细的列出所有参赛组合的历史数据。在加拿大马车协会里,有一间封闭的屋里放置着整套计算机终端系统,它负责统计和提供每一名会员详细的相关数据。系统还专门为会员提供了关于骑手、马匹的参赛信息,以便会员在参与比赛之前了解任何一匹马的谱系、肤色、性别、目前和过去的马主、繁育者、整个运动生涯赢得的奖金总数。在协会里,我们可以了解到任何一匹马整个一生的记录,甚至是它们后代的点点滴滴都能在协会或是协会的网站上得到相应资料。John Gallinger 专门给我介绍了这个终端:“这是我们协会的‘心脏’,如果这个终端系统出现问题,我们在外面还有专门的备份系统可以还原它。”

此外,协会还有一本官方授权的杂志《TROT》,该杂志作为快步马的旗舰杂志,用详实的数据,华丽的图片以及优秀的文字故事带给每一名会员及读者最好的阅读享受。《TROT》赢得了2011 年美国马出版物最佳出版奖,以表彰其在行业内所做的贡献。在加拿大马车协会的资源中心里,还留存了许多超过百年的关于标准竞赛用马以及马车赛的档案书籍、照片、视频、历史材料和马种方面的出版物。而在协会办公区的围墙上,摆放着历史上著名的骑手、马主和练马师的照片,以示对他们为整个行业做出贡献的褒奖。


结束了上午训练的年轻快步马


Mohawk 的冬天

当我们来到作为轻驾马车的比赛场馆之一的Mohawk 赛马场(Mohawk Racetrack)时,因为只有在夏天举办比赛的特殊性,所以偌大的停车场里只停了约三分之一,基本上都是工作人员的座驾。这里离走马协会不远,漂亮的Dana 女士早已站在赛马场蓝色的大标志下面欢迎我们的到来。Mohawk 赛马场位于安大略省的Campbellville,属于Woodbine Entertainment Group,距离Woodbine 赛马场约30 公里,从2007 年开始举行部分从Woodbine 赛马场转移过来的赛事,主要以年轻马参与的赛事为主。赛道由粉碎的石灰石制成,能容纳10 匹马进行比赛,决胜赛道长度为1095 英尺(约333.76 米),骑手在经过一个大范围的拐角之后,就可以进行最后的冲刺了。

参观的当天没有阳光,本就人烟稀少的Mohawk 赛马场在灰蒙蒙的天空下略显冷清,但热情的Dana 带着我们穿过几条小道,走到了满是忙碌人群的马房区域。虽然在这季节没有赛事,但是许多著名的马主、练马师、骑手都选择在Mohawk 进行训练和修整,众多马房就是佐证。而在马房四周,竖排摆放着不少轻驾车,也在告诉我们这里就是标准竞赛用马的大本营。

说到标准竞赛用马(Standardbred),这种马具有出色的竞赛马血统,它身体强壮,体型稍长,比纯血马略重,拥有结实的双腿,有力的肩膀与后躯,因此成为快步马或快步马车赛的首选。如今,它的竞赛能力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尤其在北美受到很多人的青睐。标准竞赛用马源自17 世纪北美地区首次出现的马车赛,随着这项运动在18 世纪中后期逐渐演变成加拿大最大的竞技项目,标准竞赛用马也因此孕育而生。标准竞赛用马的血统中包括罗德岛溜蹄马(Narragansett Pacer)、加拿大溜蹄马(Canadian Pacer)、纯血马(Thoroughbreds)、诺福克走马(Norfolk Trotter)、哈克内马(the Hackney)和摩根马(the Morgan)。一般育马者都会选择可以让标准竞赛马的速度得到本质上提升的马匹作为配种用马,最著名的一匹当属在1788 年出口到美国的纯血马“信使”,它的血统给标准竞赛用马带来了令人赞叹的效果。这匹优秀的灰色种公马不光有快步马的后代,还有不少速度马的后代。而它的后代,出生于1849 年的“Hambletonian 10”更成为了繁育最多标准竞赛用马的马匹,今天的许多标准竞赛用马都能追溯到其血缘。标准竞赛用马“Standardbred”的官方命名是在1879 年,当时可以在2 分30 秒之内用快步完成1 英里的马匹都能通过协会的认证。今天,许多马匹早已超越了这个标准,标准竞赛用马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快的快步马。


在Mohawk 赛马场的马医院里,工作人员正在讲解专业仪器的运用


一边听着Dana 给我们进行的简单介绍,我们走进了一间墙上写有“Rickzeron”的马房。这里属于一名叫做Rickzeron 的马主,他正在和马工一起为一匹前腿有伤的马进行药物护理。Rickzeron 的马是轻驾车比赛的常胜将军,给他赢过不少奖金。Rickzeron 每天都会来到马房观察每一匹马的状态。天气已近寒冷,但他却只穿一件单衣和马工们热火朝天的忙活着。Rickzeron 十分热情,在马房给我们讲解了这匹马的伤处,还专门走到马房外给我们展示了他的几辆轻驾车。Dana 指着外面两辆最大的运马车对我说:“安大略省的轻驾车马主最多,而Rickzeron 是其中的翘楚,你看他的运马车都是这里数一数二的,造价不菲,他对自己的马真的倾注了不少心血。”正所谓“养马比君子”,奖金不能代表荣誉,能用一颗真心去对待马的人才是真正的爱马之人。

穿过马房区域,一片由护栏围绕着的神秘区域引起我的注意,我指着那片幽静的地方问Dana,她一边带着我往那边走,一边示意我要轻声细语。原来,这里是训练还未成熟的快步马的地方,在场地入口处醒目地写着“禁止喧哗”。进入训练场,环绕在苍天大树间的一条跑道跃入眼帘,两辆快步马车由远及近。由于难得见到黑头发黄皮肤的人,马匹略显紧张,但在骑手的操控下很快恢复正常,坐在训练马车上的两名骑手对我没有做出惊吓到马匹的动作微笑着点头表示感谢。的确,在马术运动中,马匹始终是第一位的,训练马车上会有两名骑手的缘故,这是为了在保护年轻马的同时还能保证它得到正确的执教。从训练场走出,穿过马房区域,我们来到赛马场的另一头,这里是Mohawk赛马场专业的马医院。走进大门,Dana给我们指点着各种装备设施,并邀请专业的马医生给我们演示了如何运用X 光射线仪器给马匹进行检测以及一些紧急的保护和处理措施。由此可见,和做其他事情一样,只有拥有一颗专业的心,你才能成就最专业的马术事业。

当我们走回停车场,巧遇了在2006 年进入名人堂的Doug Brown。他刚好走下自己的大皮卡,正收拾行头准备去马房备战晚上的比赛。1955 年出生的他是一名优秀的骑手和驯马师,曾经多次拿到轻驾车赛冠军,赢得的奖金总额超过100 万美元。在简单的寒暄之后,年近六旬的Doug Brown 继续忙碌着自己的备战工作,祝福他的同时,我也不禁开始期待晚上在Woodbine 赛马场(Woodbine Raceway)的轻驾车比赛。


无论成绩如何,每名骑手赛后的第一件事都是要犒劳下为自己不断付出的马


Woodbine的白夜

Woodbine赛马场(Woodbine Raceway)原名Ontario Jockey Club,坐落在多伦多,是主要的赛马圣地。1874年,当时的Woodbine 赛马场还不叫现在的名字,赛道也在今天这条赛道的南侧。1956 年,Woodbine 赛马场迁移并新建了现在的这条赛道,老的赛道在1963 年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直到1993 年,Woodbine 赛马场还在不断地翻修和扩建。Woodbine 拥有一条在整个北美都独一无二的赛道,因为该赛道经过科学的设计之后能够兼顾举行纯血马速度赛和轻驾车赛。从1994 年开始,这里每天都会有这两项赛事,但在这一年之前,这里只有纯血马的速度赛。2010年7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对加拿大进行国事访问之时还专程到访这里,观看了第151 届女王杯的轻驾车比赛。

我们来到Woodbine赛马场已近傍晚,天色变暗,主建筑和赛道的灯光渐起,令赛马场恍如白昼。都说加拿大地广人稀,但是涌进赛马场的人群似乎让我想起了每到周末前去北京工人体育场看球的国安球迷们。每个人都满怀着期待,满怀着一种特殊的情结。所有比赛用马都会从专门为其设计的通道进入备战区。通道铺设着地毯,有专门的安保人员负责通道的安全工作。为了让观众能够近距离直观的欣赏到今晚参赛的马匹,这条过道专门设在了行人进出的大门前。人与马有条不紊地互相穿梭,没有人强行穿越,每个人心中似乎都对马有着一份无声的呵护。


Woodbine 赛马场的外景


在走马协会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赛前准备区。准备区的后面停满了来自各地参赛者的运马车,让我不禁想起白天在Mohawk 赛马场时见到的那空旷的停车场,在夏季,那里肯定会和这里一样停满运马车的。准备区很大,水电齐全,每一名参赛选手都拥有自己的一个隔断,便于自己与马匹进行准备工作。在这里,每个骑手都是马工,他们要自己备马,同时还要穿戴装备。我找到了Doug Brown所在的隔断,他刚牵着马出去热身,而他的太太正在给他打理另一匹今晚会上场比赛的年轻马。或许是这匹小马见识还不多,面对来来往往的人和马显得有些焦躁。Brown太太用清水给它小心地擦拭身体,不断抚摸着它的脖子让马安静下来。由于白天下了小雨的缘故,今天的赛道有一些泥泞,虽然不影响比赛,但会把快速行进的赛车弄得满是泥土。Doug Brown就是带着一身泥土回来的,他告诉我今天会有四场比赛等着他。一边说着,他一边擦拭着自己的风镜,掸掸自己的裤腿,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已经完成了这么多场赛事,积累了上百万的奖金,他依然在策马行走,希望能够培养出更多优秀的标准竞赛用马。看到他惬意地安慰着那匹“步步惊心”的小马,我不忍心打搅这位老人享受这种与马为伴的快乐,悄然走开。

早在轻驾车赛发展初期,每年加拿大全国都会有超过上万人关注这项运动。不光是在这条赛道上,在结冰的河塘上,在马路上,在一些宽巷,或者是在不少马展及游乐场中,我们都能看到轻驾马车的身影。今天,最著名的轻驾车赛当属爱德华王子金杯赛、魁北克五千里赛、安大略省实验赛以及北美杯。通过各种高科技手段的辅助,全球能够有上亿人次同时观看到这项优秀的马术运动。

一天的行程,在我们与走马协会特别安排的一场由《马术》杂志冠名的比赛的冠军合影中圆满结束。这场比赛的冠军马马主来自多伦多当地一个家族中最小的女孩,尽管还处在似懂非懂的状态,但潜意识中对于马匹的热爱已经透过她清澈的眼神显露出来。当她妈妈抱着她给马儿带上胜利头花的那一刻,当她与马匹的眼神交流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一种爱马情结的延续。马带给我们的快乐,需要真正懂得其意义的人去享受,也需要真正懂得这种快乐的人去传承。

(文、图/ 易达黎)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