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红艳:宁静的幸福

2012-3-1 18: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56| 评论: 0|来自: 《马术》2012年2月刊

摘要: 在马场的咖啡厅见到何红艳,她很安静地透过窗口注视着室内场馆里自己的马。助手正在帮这匹小公马进行热身,以便让它更好地进行接下来的训练。她很喜欢微笑,笑看着自己的马来回奔跑,笑对自己的马儿在训练结束后主动 ...
在马场的咖啡厅见到何红艳,她很安静地透过窗口注视着室内场馆里自己的马。助手正在帮这匹小公马进行热身,以便让它更好地进行接下来的训练。她很喜欢微笑,笑看着自己的马来回奔跑,笑对自己的马儿在训练结束后主动走到窗口讨要方糖,何红艳说:“我喜欢享受与马在一起的感觉,很幸福。尽管语言不通,但我们可以用眼神进行源自内心的交流。”




第一次见到何红艳还是她去年刚刚参加完鸟巢大师赛。言谈中,何红艳一直遗憾着由于与马的磨合时间不长导致在JUMP OFF 中惜败给了时间。再次见到她,还是那顶红色的棒球帽,还是那抹微笑,她已经是全国马术锦标赛的团体冠军,代表中国参加了中韩对抗赛,在国际马联世界杯场地障碍的几站比赛中也有着出色发挥。“2011 年是我难忘的一年,也是让我成长的一年。”对于2011 年的成绩,何红艳似乎更在意自己2012 年的发挥:“未来,我将会兼项参与盛装舞步和场地障碍,我期望能同自己的爱马一起不断进步,努力在2012年赢得参加伦敦奥运会的机会。”

不爱红装爱戎装

尽管生长在马背之乡,但由于城市化的不断深入,何红艳在进入内蒙古马术学校进行马术教程之前基本上没接触过马。“好像也就是在3、4岁的时候骑着玩过。”回忆起小时候对马的印象,何红艳说:“虽然没怎么骑马,但是我一直特别喜欢马,因为小时候有一个梦想,就是长大以后能够成为一名骑警。”在练了一段时间杂技之后,1995 年,何红艳进入内蒙古马术学校学习马术,开始了自己的马背之路。始建于1956 年的内蒙古马术学校座落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青山南麓,这里的马术科目包含了所有奥运会的项目,还有速度赛马以及民族传统项目的马术表演等。虽然不是从小就接触马术,但因为练过杂技,何红艳有着扎实的平衡感,她很快就在马术学校脱颖而出,并且成功地从内蒙古队转会到了八一队。

开始军营生活的何红艳虽然没有成为一名骑兵,但能骑马,又有一身戎装,对于每天军事化的训练和生活的她还是很开心。当兵入伍后,何红艳成为了一名马术三日赛(three-day event)骑手。三日赛是马术运动国际比赛项目之一,也称“综合全能马术比赛”。这项比赛分三天进行,骑手必须骑同一匹马。第一天是盛装舞步赛, 第二天是30 公里越野耐力赛, 第三天是场地障碍赛。骑手失误或者超时限均要被扣分,扣分少者排名靠前。根据三项总成绩排出个人与团体的名次。作为奥运会项目,三日赛在最开始只有现役军官才能参赛,直到1950 年代这种限制才被取消。因为有三日赛做基础,所以这让何红艳有优势成为一名马术兼项选手,即在她参加三日赛的同时,自己既能参加盛装舞步,也能参与场地障碍的比赛。何红艳说:“全面是一柄‘双刃剑’,因为兼项对于骑手来说难度不小。虽然我现在已经很少参加三日赛,但还是会兼项练习场地障碍和盛装舞步。对于这两个项目来说,首先因为马鞍的不同,就会让骑手的骑坐以及腿的摆放位置有各种各样的变化。加上两项比赛要求保持马匹状态的方式有着很大不同,在赛前,你就要用适当的方式让马匹放松,调整马匹的状态,做到柔软,让它的力量能够得到真正的释放,用在最合适的地方。所以,要想成为一名好的兼项骑手是非常不容易的。”




每个女人都渴望有展现自己独特魅力的舞台,对于何红艳,盛装舞步和场地障碍的比赛场就是她的矩形舞台。“盛装舞步是一种舞蹈,是展现人马之间无声交流的艺术体现,我们跟着音乐节奏一起舞动,令我沉醉。”何红艳说:“场地障碍则是另一种人马之间默契配合的体现。我记得自己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是场地障碍赛,级别是110cm。那会儿我才练了半年的时间吧,但两轮都得了零罚分,特别开心。用一句时下的流行语,在越过障碍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Hold 不住了……”何红艳现在的训练状态是每天七匹马,对于一名女骑手来说,要驾驭一匹比自己体重大很多的马匹,还得让马完美地做出规定动作,这本身就要耗费很大的体力,绝对不是一件易事。好在有过几年的三日赛训练基础,让何红艳锻炼了一身能够适应马背生活的能耐,她说:“马术是一项男女同场竞技的运动,对于女骑手来说,也许就是耐心多一点吧。比如我在训练前,喜欢一走进马房就挨着个叫它们的名字。它们都知道自己叫什么,谁伸出头来我就奖励它一块方糖吃。”

用心成就胜利

代表北京队拿到去年全国锦标赛的团体冠军后,何红艳在接受采访时拍着自己的马赞不绝口:“在马术比赛上,马才是真正的英雄。我们之间的友谊铸就了今天的成功,我和它几天不见就会互相思念,谁也离不开谁。”

2011 年是中国马术值得纪念的一年,许多大型赛事的举办不仅丰富了中国马业,也让许多骑手有了展示自己的平台。和国内其他优秀骑手一样,已经转会到北京队的何红艳在自己的主场得到了与世界马术大师们过招的宝贵机会,积累了参与FEI世界杯的珍贵心得,感受了成熟赛制下的马术比赛。在2011 年,何红艳参与三次大型赛事策骑的都是她朋友提供的Lobira。“这匹马的马主在得知我需要一匹能够打这种级别赛事的时候,二话没说就把马匹借给了我。”何红艳说:“他们支持我,也是希望能给中国马术多做一些事情。我觉得中国马术的发展离不开马主们的支持和奉献,他们的存在,给了我们这些骑手更多发展的空间,让中国马术能够不断前行。”




说起去年三站比赛的经历,何红艳最遗憾的还是在鸟巢大师赛上的发挥。“由于国际海关检验检疫有一个漫长而无奈的过程,所以我的马匹直到2010 年10 月份才出检疫场。这么久没进行正规系统的训练,马就得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到比赛状态。”何红艳说:“而且正好又到了冬天,天寒地冻的,过于坚硬的场地也让我们根本无法进行障碍训练。12月份,因为我的不小心,马匹高烧不退,病了整整一个星期。”在马匹生病的时间里,为了能够让自己的马匹早日恢复健康,何红艳每天都陪着它,甚至有一次躺在马身边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她看到Lobira 一直盯着她,仿佛是在对她说“放心吧,我很快会好起来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调整,Lobira 终于能够进行正常的场地障碍训练了,但这时候距离鸟巢大师赛开赛也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虽然最后在JUMP OFF 中因为用时过久没有再创佳绩,但是她和Lobira 已经成为中国骑手在当届赛事中的亮点之一。

最令何红艳难忘的,则是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第一站的比赛。在正赛的两轮常规比赛中,何红艳都是零罚分,进入了最后的JUMP OFF。她第二个出场,但遗憾的是没有顶住压力,因为自己的失误不慎落马,被淘汰,“当时我心里特别难过,比赛已经很辛苦了,但Lobira 一直在坚持。这匹小母马在面对障碍时从不畏惧,很努力很认真,可惜因为我的一个失误最终导致被淘汰出局。我觉得如果没有我的失误,绝对可以再拿到零罚分,心里特别愧对于它。”

没有经历风雨,怎么会有之后的彩虹?在不断地比赛的积累和熟悉过程中,经过近一年的征战,何红艳和Lobira 配合得越发默契,最终拿到了全国锦标赛的团体冠军,还代表中国队出访韩国进行了中韩对抗赛。“我始终觉得,只有多比赛,骑手才能更懂马,才能在比赛中少犯错误。”何红艳说:“所有的比赛只要时间允许,我都去参加。在打一些俱乐部之间的小型比赛时,我会适当地选择骑一些年轻马,因为这样不仅可以锻炼骑手的适应性,还能让年轻马有锻炼的机会。”

在聊起Lobira 时,何红艳始终抚摸着自己今天训练中策骑的舞步马。这匹5 岁的小公马很乖, 喜欢让何红艳抱着它。“ 它叫Commander,虽然岁数还小,但已经和我一起参加了去年的盛装舞步全国锦标赛。”何红艳说:“当时第一轮我俩发挥得都很好,成绩不错。但到了第二轮,由于许多规定动作我们都还没有练过,影响了我们的发挥,也让最终的成绩不是十分理想。但是它还有的是机会,你看它的机灵劲儿,而且胆子也不小,十分配合咱们的拍摄工作,将来肯定有作为。我喜欢和这些年轻马在不断比赛和训练中一起进步,看着它逐渐成熟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

除了骑马,何红艳对于音乐也有着特殊的偏爱,尤其是一些节奏感比较强的音乐,这似乎与她参与的盛装舞步项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觉得动感一些的音乐能够让人马在训练时更兴奋,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多成就一些年轻马,能够骑着自己调教出来的马参加全国比赛。”除了这两匹比赛用马外,何红艳自己还有一匹7 岁的障碍马,她十分期待今年可以骑着它出来比赛,何红艳说:“我会努力,因为我始终相信一匹好马可以成就一个好骑手,而一个好骑手同样可以成就一匹马。”

(文/L 图/ 于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