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亲情岁月

2011-10-10 10: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654| 评论: 0|来自: 《马术》2011年10月刊

摘要: 和往年九月的第二个周末一样,2011年的西坞同样集结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骑手,竞逐一年一度的西坞大奖赛冠军。9月10日,昏暗的天空飘着淅沥沥的小雨,在骑手通道,多力坤和肖克来提平静地与准备上场的小弟弟努拉合买 ...
和往年九月的第二个周末一样,2011年的西坞同样集结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骑手,竞逐一年一度的西坞大奖赛冠军。9月10日,昏暗的天空飘着淅沥沥的小雨,在骑手通道,多力坤和肖克来提平静地与准备上场的小弟弟努拉合买提交流着。继第一轮以零罚分完成比赛后,努拉合买提(努尔)在第二轮的比赛中策骑“路克斯力”最终再次获得零罚分,进入了最后争冠的jump off。

西坞仿佛一直都是多力坤三兄弟的舞台,连续三年的超高赛冠军(2006年、2008年的多力坤和2007年的努尔),老大哥多力坤是2006年第一届西坞大奖赛正赛的冠军,小弟弟努尔是2009年的季军,而肖克来提在2010年争夺亚军的jump off比赛中用惊艳的完美发挥继2008年后再夺亚军,他还曾在2007年拿到了正赛的第六名。罗红让他的“鲁阿努”也成为了西坞的“超高赛之王”。随着中国马术赛事的越发频繁,我们总能在很多赛事上看到兄弟三人的身影。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以及2011年的FEI世界杯,多力坤和肖克(肖克来提)都亲临现场为努尔加油助威。今年的西坞大奖赛,他们也和往年一样站在场边,期待小弟弟的能在jump off中赢得冠军。

在组委会调整障碍的间歇,多力坤招呼着马工为努尔准备“战斗”,同时向着老朋友张可挥手:“张可,牛!”在马圈里,多力坤算是个老前辈,至今还保持着西坞大奖赛超高跳的最高记录185cm,他也希望自己亲手带起来的小弟弟能捧起2011年西坞的冠军。

2011年的西坞大奖赛注定是令人难忘的一年,张可,赵志文,努拉合买提和段义华四个人的jump off都打的很出彩。尽管努拉合买提以完美的跨越和对时间的掌控一度领先,但最终惜败给最后一个出场的段义华,仅以0.44秒之差屈居亚军。能够连续两年都把自家兄弟送上国内顶级马术大奖赛的亚军领奖台,多力坤说:“首先,我感谢罗红先生,他给我们提供了优秀的马匹来参加比赛,还有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训练条件。对于肖克和努尔(努拉合买提),他们的成绩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我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他俩。”


在战场上,你什么都不能相信,除了你自己和离你最近的战友。—《Band of Brothers》


多力坤、肖克来提、努拉合买提,他们是中国马术不多见的兄弟组合,从1983年多力坤参加速度赛开始,三十年的马术风雨历程,他们共同走过,用一座座奖杯书写着他们的亲情岁月。

多里坤:人在做,天在看

多力坤在家排行老二(兄妹六人),由于父亲是兽医的缘故,所以总是能带他去看速度赛马的比赛,有时候还能看到父亲亲自上场的英姿。从小在奶奶家长大的多力坤就这样很自然的对马产生了的兴趣,他没事就骑着自家的马出去玩,甚至让马成为了自己的交通工具。多力坤希望父亲能让自己去参加速度赛马,但是父亲认为他岁数太小,就回绝了多里坤。

随着年龄的增长,多力坤的马越骑越好,这个好苗子随即就被新疆队的领导发现。于是他们来给他父亲做工作,希望能让多力坤参加马术队。“起初父亲还是不同意,毕竟赛马才起步,谁也不知道它将来会怎么样。”多力坤说:“而且我才10岁,父亲很不放心的。”当然,慈爱的父亲最终还是尊重了儿子的选择,连带着自家的大青马一起,都托付给了伊犁体育局。

经过一年的训练,11岁的多力坤就去内蒙参加速度赛,普一出场就拿到了1000米的冠军,还破了赛会纪录。一直到1987年,在这四年里,多力坤拿了很多速度赛的冠军,破了多项纪录,捧起了多个奖杯。多力坤说:“那时候还得了不少奖品,有收音机,地毯等等,都拿回家了,成绩一直保持的还不错。”1987年,随着新疆体育局对马术项目开始重视,多力坤被挑入了新疆队,但是训练基地在乌鲁木齐。因为离家比较远,父亲放心不下,就跟着他一起到了马术队。埋头苦练一段时间后,家里的一封来信让多力坤不得不暂时放弃了自己的马术事业。“我家有六个孩子,父亲在乌鲁木齐陪着我,家里的事情根本忙不过来。当时我家养的牛因为没人照料,全都死了。”多里坤说:“回家呆了半年后,新疆队请来了西藏队的教练带队。他过来后就问‘当年那个速度赛马很厉害的小孩儿在哪儿?’。在得知我回伊犁后,专门发了电报希望我能重新归队训练。”在连续收到三封电报后,父亲又把我送到了乌鲁木齐,也就从此让多力坤走上了中国马术之路。

虽然是速度赛出身,但拥有良好马感的多力坤通过不断地刻苦训练,对于项目的认知很快开了窍。才训练了一个月,他就在北京举行的全国锦标赛上拿了亚军,和他一起去的两个骑手一个第三,一个第四,体现了新疆队当时出众的实力。“那时候训练很苦,我们骑坐用的是军鞍,没有马裤,穿的都是那种当兵穿的黄裤子,坚持了一年多。”多力坤说:“由于成绩打得不错,体院的人就把我留下训练了一个多月,我第一次接触到了纯血马。然后派我去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日本国际马术国际大赛场地障碍赛,取得了第六名。”好成绩的取得,也给多力坤带来了国家级运动健将的运动员评级。

再回新疆,多力坤发现新疆的马术项目因为某些原因处于停滞。“那时候连马都吃不好,我们也就只能埋头苦练基本功,等待机会吧。”多力坤说:“最后,体育局还是决定把项目抓起来,1991年的时候就把我们送到了吉尔吉斯斯坦训练。”多力坤和队友在吉尔吉斯斯坦一待就是两年,每天都是“枯燥乏味”的骑马训练。日子虽苦,但对于渴望取得好成绩的多力坤来说,这的确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所以在出国训练的两年间,他只回过伊犁一次。回伊犁的那个星期,他还和父亲聊了聊自己最近的发展和出国的见闻。当然,由于大哥在上学,他在国外学习,几个弟弟都还小,所以全家生活的重担压得老父亲身体越来越差,这次相会,也成了他和父亲最后的诀别。

1993年,回国后的多里坤继续在乌鲁木齐备战当年的全运会。有一天晚上,多力坤突然被噩梦惊醒:“当时我梦见父亲走了,又哭又叫的惊醒了同屋的队友。当时他们都知道我父亲去世了,只是因为体育局害怕因为这个事情影响我的竞技状态,就都瞒着我,直到全运会之后我才知道这件事。”对于这件事,多力坤一直耿耿于怀:“其实他们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就该第一时间告诉我,那时候我弟弟他们还很小,我爸爸走了谁来照顾他们?而且我们也回来了,让我回趟家又能怎么样?实在是有些不理解。”也许是冥冥中的天意,虽然不知道父亲离开的消息,尽管多力坤在团体比赛中发挥不错,拿了金牌,但在个人比赛时候竟然走错了路线,一无所获。带着失败的落寞回到乌鲁木齐,在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多力坤默默地一个人回到了伊犁:“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

父亲走后,家庭的重担就全压在了多力坤的身上,回忆起来,多力坤说:“父亲去世后,家里几乎没有经济来源。那时候我妈告诉我家里的存款也就一万多块钱。想想看,我们几个都还没成家,这点钱哪儿够啊……”于是,为了给家里补贴家用,在乌鲁木齐每天训练比赛的多力坤除了留一点必须的花销,其他收入全都寄给家里。但体工队的收入毕竟微薄,1994年,多力坤就通过一些朋友,最终来到北京石景山马术俱乐部做骑手兼教练。当然,他还是新疆队的一员,每逢大赛他还是代表新疆队出战。“刚开始确实不习惯,汉语不好,一个人在北京离家更远了。”多力坤说:“那时候努尔被外国教练选中刚进了新疆队开始正规的马术训练。肖克比他晚一些进队,先做马工,之后靠自己的努力慢慢成为了一名出色的骑手。当时肖克进了国家青年队,最后转会到了广东队。努尔更小,独自留在新疆训练。”现在回忆起来,当时还没离开新疆队的多力坤尽可能的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们。每个周末,他都会给两个弟弟加练,教的多,骂的也就多,甚至还打过他们。“那时候他俩也执拗过。”多力坤说:“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对他们那么严格时就我告诉他们,‘马术运动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出成绩的,要时时严格要求自己,对待生活也要一样’。人在做,天在看。努力付出就会有回报。当然,毕竟我是大哥,他们也渐渐理解了我的严格上是对他们的好。”随着多力坤远走北京,他更担心这两个弟弟,尤其是离乡背井的肖克:“那会儿他才17,8岁,广东又那么远,出点事儿怎么办?我妈也不同意,但广东队还是以三万块钱的转会费把他带走了,这一走就是九年。当然他自己很努力,成绩斐然。我们哥仨就剩小弟弟努尔独自在新疆训练。我放不下心,但只能托人问问他的情况。”

迫于现实的压力多力坤在北京的俱乐部里一边骑马一边教课,那时候,他每天要骑七八匹马,很多慕名而来的人也希望能得到他的授课,多力坤也会将自己的马术经验倾囊相授。于是,每当多力坤教课的时候,他身边总是聚集了七八个人马组合,这其中有今天中国的奥运骑手黄祖平以及史琪和张可等等。多力坤对每一个人都很认真负责,动作不到位,他都会“呵斥”。2004年,多力坤第一次遇到了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罗红。那年,喜欢骑马的罗红在石景山马术俱乐部买了两匹马,放在今天的格林马会。2005年,罗红找到多力坤,希望他能帮助自己调教下其中一匹不太老实的马。多力坤欣然前往,并且很快将那匹马调好了。罗红骑上去觉得不错,就对多力坤说:“如果你要没有马,我给你买一匹吧。”当时的多力坤心存感恩:“其实罗红先生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就觉得很感激,但是我不敢想那么多,还是安心训练。”

在随石景山马术俱乐部出去买马都以失败告终后,2005年,多力坤和新疆队的人一起,去了德国,经过三个月的辗转,最终买到了这匹大白马“鲁阿努”。“前几次不是没有遇到好马,只是自己总觉得达不到卖方说的价钱或者我的期待。”多力坤说:“在看到大白马之前,经纪人一直在介绍鲁阿努,说如果这匹马在国内一定可以拿许多冠军。”第一眼看到又高又大的“鲁阿努”,多力坤着实被吓了一跳,“我总觉得自己会骑不住它……”不过在试骑了几次后,多力坤对大白马非常满意,最终将其带了回来,也得到了罗红的赞许。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期后,好利来马场的“鲁阿努”代表新疆队第一次亮相就拿到了全国锦标赛的冠军,还在接下来的全运会赢得了团体第二名,多力坤取得了个人第三的好成绩。随后,在西坞,“鲁阿努”的精彩发挥早已深入人心。“现在,拿了许多好成绩的大白马已经老了,就在马场里颐养天年了。它带给我们的不仅是荣誉,更是感激。”多力坤说:“感谢罗红先生的知遇之恩,他给我们提供了这匹马,还提供了这么好的训练和生活条件,我们无以为报,只能通过好成绩来回报他。当年我们走过的路挺艰难的,所以现在有机会能踏踏实实地在好利来骑马,我就一定要用最好的表现回报罗红先生。这里平时没有人管着你,我就自己安排好每匹马的训练时间来保持马的竞技状态。人在做,天在看,踏踏实实做人没什么不好。”

日子越来越好,多力坤的几个兄弟相继娶妻生子,妹妹上大学也是他的经济支持,而他结婚最晚,孩子也才刚刚出生3个月。“我是那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人,看着他们都过得好,我才踏实。”多力坤说:“我记得当年父亲就是这样,对他的弟弟也是特别照顾,所以他带给我的就是让我照顾好我的几个弟弟。现在肖克和努尔也都成家有了孩子,我就更放心了。至于将来我们的下一代骑不骑马,就顺其自然吧。”




肖克来提:当一辈子骑手

肖克来提(肖克)在三兄弟中排第二,目前作为个人骑手的他正在山东德瑞马术俱乐部里负责调教马匹和训练骑手。肖克是中国第一名成功转会的骑手,并且在新疆和广东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肖克说:“只要有马骑,我每一天就会很开心,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只想当一辈子的骑手。”

肖克1996年进入的新疆队,虽然家里有马,但17,8岁的他才第一次接触正规的马场马术。但是,凭借肖克自身的努力,他很快在新疆队崭露头角,并最终被广东省发现,在1997年正式转会,成为第一名成功转会的骑手。在之后的十年里,他参加了两届全运会的比赛,成绩不错。“我们三兄弟在新疆队拿了很多第一,但那个时候新疆的马不多,加上离马术办赛中心城市较远,像去北京比赛,来回就得20天。所以参赛的机会就很少,在得知有这个转会的机会之后,自己也挺开心的。”和新疆队一样,广东队的训练非常专业,团队的管理也很系统,而且更注重细节。加之能更多的参与各种赛事,肖克也给广东赢得了许多荣誉,肖克说:“虽然离家很远,但因为有马骑,我很快地习惯了南方的生活,对于家乡的思念也就淡化了一些。我参加了四届全运会,其中代表广东打了两届。在这个舞台上展示和提高自己的骑术水平,是全中国骑手的梦想。那个年代,在新疆好骑手很多,有20-30人。但每次只有四个人有机会能打全运会,而且体育局资金紧张,我们的马又少,参加马术比赛的机会也就不多了。马术是需要整体发展的项目,没有资金的投入,尤其是没有马,那是无法提高项目水平的。但是我们新疆骑手还是很厉害的,我们的马感好,反应也快,学习能力也很强,所以得到了很多外省队的垂青。”在2008年的西坞,肖克拿到了首次国内锦标赛和大奖赛合二为一的赛事亚军,他的成绩,不仅体现了肖克个人的能力,也是在传承着亲兄弟之间的荣耀。 “我们三兄弟骑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经常互相指出优缺点,当然还是大哥说的多一些,毕竟他的经验丰富。”肖克说:“而且我们骑马都是大哥自己一手带出来的,我很感激他。”

2010年,肖克又一次在西坞拿到了大奖赛的亚军。“在比赛的前几个月,我刚和北京队解除了合同,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就没碰过马。回北京之后,就在我哥哥负责的马场里给他帮帮忙什么的。”肖克说:“结果在比赛的前一天,我哥哥让我第二天上场比赛。我说‘我都几个月没骑马了’,但是哥哥还是很信任我,还帮我把马调整到最佳状态。”有了大哥作为后盾,以及“鲁阿努”丰富的比赛经验,肖克最终没有让哥哥失望。“好成绩的取得,离不开优秀的教练和出色的马匹,我很感谢我哥能一直这样照顾我和努尔,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不厌其烦的给我们传授骑术和做人的道理。可以说我们今天的生活都是他给的。”肖克说:“除了骑术,哥哥还让我们学会了对生活要有耐心。尤其是和马沟通,它就像个小孩子,很有灵性,你必须有耐心才能让它做的更好。信任它,它终有一天会回报你的。我还要感谢罗红先生能给我们三兄弟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和机会,我很期待国内能有更多支持中国马术的马主。”

已经骑了二十年的马,但肖克还是没有停下来的念头。“我只想多打比赛,输赢无所谓,能一直站在赛场上就是我的梦想。我在国外训练的时候看到一些40-50岁的老头还能比赛,我们中国的骑手为什么不能?我觉得只要身体好,训练到位,马感好,就能去打。”肖克说:“我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每天有马骑就会很开心,跟马在一起就觉得很快乐。”




努拉合买提:勤奋是我的态度

作为2009年季军和2007年超高赛冠军的努拉合买提(努尔),能够赢得2011年西坞大奖赛的亚军,体现了他的勤奋与付出。随着大白马逐渐退出舞台,努尔现在策骑的“路克斯力”是2009年他来到好利来之后罗红专门给他提供的。好成绩是最能体现骑手水平的标杆之一,经过两年的配合与完善,努尔用勤奋和不断的好成绩回报着当年看中他的吉尔吉斯斯坦教练,也回报着一直在他身边陪伴他的哥哥多力坤和他的马主罗红。

努尔是1994年进的新疆队,在进队之前他在汉语学校里上学,“妈妈一直跟我讲,我们这个家应该有个孩子能考上大学,所以对于骑马这件事一直不同意。”努尔说。能进新疆队,努尔也是无心插柳。1994年的暑假,努尔从伊犁去乌鲁木齐看他哥哥。恰好新疆队正在挑选障碍赛选手,前来报名的有30多个人,抱着看热闹心态的努尔就坐在马场的护栏上看着赛场中间的外籍教练如何甄选他们。也许是从努尔的眼神和表情中发现了什么,吉尔吉斯斯坦的教练很快发现了在场边坐着的这个小孩子,于是他走过来问努尔愿意不愿意过来试试。和其他小孩子一样,努尔也有一颗希望能够得到其他人羡慕的心,于是就进场地里“耍了几下”。没想到,最终被选进队的两个人中就有努尔的名字。“为了能做通我妈妈的工作,新疆体育局的领导没少到我家去做工作,加上马术队里有我哥能照顾我。最终我们选择了一边上学,一边学习马术的方式进了队。”努尔说:“其实大家都不知道,从小我就喜欢马,我家里有马,而且我哥又是干这行的,每次他回家我就喜欢听他讲一些跟马相关的故事,看一些他带回来的马术杂志。看到一些骑手的故事,我就特别渴望能成为和他们一样优秀的骑手。”在进新疆队之前,努尔在伊犁,就被父亲带着他去山上骑骑马,每次家里的马该饮水,努尔就抢着把马带到河坝去饮马。其实就是几分钟的路程,但是努尔也要骑到马背上享受一下。尽管动作不标准,但那种孩童般快乐的纯真享受更成为了日后他的努力的动力。努尔说:“那时候教练也很喜欢我,因为我的悟性好,他所传授的东西我能很快的融会贯通。为了能够骑好马,我还去读了不少马术相关的书籍,通过研究和实践,不断完善自己。”

尽管有哥哥在,但作为刚入队的“新兵蛋子”,加上新疆队马匹比较紧张,所以努尔在队里只能骑一些2-3岁的国产马练基本功,好马都配备给了老队员,努尔只有在帮老队员遛马的时候偶尔上去骑骑。因为年轻,所以“无惧”。在练了半年正规马术后,努尔就骑着国产马跳障碍去了。结果人仰马翻,把胳膊都摔断了,至今还留下了一些伤痛的痕迹。休息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训练的努尔又不小心把锁骨摔断了,几经周折,伤痕总算抚平他浮躁的心。“那时候教练不在,自己就不老实了。看着别人跳障碍,自己也就想跳。不懂技术要领,就只能靠自己琢磨,以为敢冲过去就行了。”努尔说:“本来我就胆儿大,对此大哥没少替我着急。直到受伤之后,我才慢慢体会到骑马不是蛮干,要去感受它,这样才能做到人马合一的完美。”

聊起自己最崇拜的哥哥多力坤,努尔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哥哥对我和肖克的支持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我很小就失去父亲,我们家6个孩子的生活重担就都在我母亲身上。为了给家里寄钱,大哥在队里几乎就不花钱。我进队以后,由于年纪小,为了照顾我,大哥专门和我住到一间宿舍。不光给我洗衣服进队,有时候我放学回来晚了,还得去食堂帮我打饭。每到周末,大哥还会跟我们交流骑术,告诉我们怎么样做才是最好的。那会儿也觉得他啰嗦,但看到现在的成绩,也就明白了他当年的煞费苦心。现在我哥哥也很照顾我,专门帮我把马的状态调整好。骑一些俱乐部的年轻马去参加比赛,让它们熟悉比赛和那种氛围,还在赛后给我们分析这些马的脾气秉性,让我们更好的策骑它们。”随着自身骑术的不断成熟,作为国内优秀骑手之一的努尔参加了越来越多的比赛,他也不断地通过好成绩来回报哥哥多年的帮助和支持。2001年的第九届全运会是努尔第一次参加大型赛事,在三个老队员的带领下,他骑着一匹比自己年龄还大的退役马拿到了个人第五,还在团体比赛中和哥哥一起作为主力拿了亚军。“老队员都挺照顾我的,尤其我哥。”努尔说:“我悟性好,学东西很快。所以队里选拔年轻人去参加全运会的时候,我始终排名前三,最终入选了最后的参赛名单。”打完全运会之后,努尔的马因为年龄问题去世了,没有马,他就只能骑一些退役马在队里埋头训练。“其实对我来说,这段时间也是一个积累。没有马,就先扎实自己的基本功,随时准备去‘登台表演’。”努尔说:“马术是一项两个生命为了共同的目标去奋斗的运动,有好马,如果骑手能力不行一样取得不了好成绩。”

由于新疆队的条件有限,为了能够给骑手更多参与比赛的机会,因此各界人士纷纷倾囊相助。那时候,已经在好利来工作的多力坤就和罗红谈了他弟弟的情况,罗红很快就同意了让努尔来北京训练和生活,还专门给他买了匹马打比赛。“我渴望比赛,也渴望有一匹成熟的马参加大型赛事。罗红先生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我十分感谢他。”努尔说:“在新疆,因为要运马等很多原因,所以参与赛事我们只能有取舍,更多的是在家‘闭门造车’。来到北京之后,这里作为中国马术的中心,赛事多,来交流的国外骑手也多,能大幅提高我的技战术水平。不断地参与赛事,感受与不同骑手的较量,也能成熟我在比赛时候的心态。以前我比赛的时候总感觉压力重重,现在我就觉得应该放松,没必要给自己压力。人与马的配合,难免做到完美,只要自己努力发挥了自己的水平,输赢都很正常。”

在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上,努尔的马一到检疫场就出了问题,前腿肿胀的特别厉害。经一名来自比利时的队医诊断后,“路克斯力”需要至少休息一个月,但为了比赛,只能做保守治疗。“其实在集训期间,我和马的状态都保持的不错。可能和广州的气候有关吧,而且你也知道,我们在检疫区待了45天,那里毕竟条件有限,耽误了治疗。”说起去年的这次亚运会,努尔充满了无奈:“其实这次亚运会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夺牌的好机会,但可惜由于检验检疫的问题,我们反而不如客队更为方便的来了就比赛。加之我们整个团队还不够成熟,十分遗憾。这匹马来到好利来之后,就是大哥和我一起研究,有时候他还上去骑一下,然后告诉我怎么样可以更好的和它沟通,配合。所以多力坤过来看到马的状态不好,心里也特不是滋味,很伤心。”为了保证马匹的状态,努尔还是参加了比赛,“毕竟是我和它第一次组合参赛,所以还是想去试试。”尽管在第一轮“路克斯力”就因为拒跳被淘汰了,但努尔还是坚持参加了第二轮的比赛。努尔说:“我代表的是中国,为了国家的荣誉我就必须去参与比赛。尽管成绩好坏早已有了定论,但我也在其中找到了一些遇到问题的处理办法来减轻马匹的负担,马也会得到一些启迪。”

如今,外向的努尔不仅成绩出色,也积累了许多朋友。“大哥在教我们骑马之前,首先是教我们如何做人,他始终坚持‘只有人正才能骑好马’。这是大哥能在马圈有许多朋友的原因之一,也是我能少走弯路的指引。”努尔说:“我同样感谢罗红先生,他能在新疆队那么困难的情况下给我们这么多支持,让我们骑着他的马给新疆队打比赛,我希望可以通过更多的好成绩来回报他。我很羡慕现在的小孩子,能在7,8岁的年纪就有好马骑,有好的教练授课,能更快的出成绩。我希望中国马术能够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只有这样,中国马术的发展才会更快更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